尽管表面上高管团队是不变,但实际上原有高管出局已经注定。

“ 饿了么 创始人张旭豪的职场下一站终于公布。 消息称,他没有选择再次创业,而是选择从事投资事业,加入元璟资本成为投资合伙人,担任专职顾问。


在创投圈,或因为项目被收购,或因为内部矛盾,或因为个人原因,“中途退场”的创始人不在少数。


胡玮炜、李国庆、周航、李想……在这些创始人中, 铅笔道筛选出十位具有代表性的,细数他们的“江湖往事”。


投身动画电影的王微


当视频网站还只是概念时,王微就创办了土豆网,当时YouTube还未出现。 王微表示,创办这个网站的灵感来自图片共享网站Flickr。


2005年4月15日土豆网正式上线,王微写了第一版的代码,此后他在那里担任了7年CEO。


在这7年里,土豆的火爆程度丝毫不亚于今天的一线主流视频网站 ,是众多年轻人们冲浪必逛的圣地。


2005年到2010年,土豆网共完成5轮融资。 2010年,正当土豆网准备赴美上市之际,王微被前妻杨蕾拦了下来,要求分割土豆网38%的股权。


一年后,王微最终才以700万美元的代价搞定这件事。 此时,土豆网重启IPO,却遭遇美国市场冰河期,土豆网上市第一天就下跌了12%,当时市值大约为7.25亿美元, 还不到早8个月在美国上市的竞争对手——优酷的四分之一。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不到一年时间,土豆网就被优酷网吞并。 官方给出的解释是,是为了给用户提供更高质量的视频体验。 各种原因则不言而喻,在视频网站大战中,土豆已经远远落后于对手了。


2012年3月12日,优酷土豆宣布以100%换股的方式合并。 合并后,优酷和土豆在新公司分别占股71.5%和28.5%,土豆作为独立品牌继续运营。 同年8月20日,优酷土豆集团正式成立并召开股东大会,从会上公布的高管安排中可以了解到 ,王微不在其列,所谓“仍将担任新公司董事,参与重大决策”也不过是纸上谈兵。 于是,2012年8月24日土豆网创始人王微发微博宣布离开优酷土豆集团。


告别土豆网之后,王微投身电影领域,开办了一家名为“追光动画”的动画电影工作室 ,并亲自担任动画电影的编剧和导演,于2016年元旦上映其作品《小门神》。


今年初,马上就要6岁的追光动画,凭借其第四部动画作品《白蛇: 缘起》收获4.4亿票房,这个数字是它前三部作品《小门神》《阿唐奇遇》《猫与桃花源》票房总和的4倍。 除了成为追光动画第一部赚钱的电影,《白蛇》也是追光口碑最好的一部。


不过,《白蛇》也是追光创始人王微首次未担任导演和编剧,真正“放手”的首部电影。


“令人点赞”的古永锵


古永锵不会想到,自己会如同曾经的对手王微一样,无奈出局。


古永锵曾经是搜狐的总裁兼首席运营官, 他对于搜狐的发展有不可代替的作用。 后来他选择了离职,在2005年11月创办合一网络。 次年6月21日,合一网络宣布优酷网公测开始,古永锵利用其十几年职业生涯积累起来的强大资源,使优酷获得了迅速发展。


一年之间,优酷便成为国内视频网站的代表,日视频播放量(VV)率先突破1亿。 在2010年12月,优酷就挂牌纽交所,成全球首家在美独立上市的视频网站。


合并后的优酷土豆持续高光了一段时间,但在两年后的2015年10月,阿里巴巴宣布全资收购合一集团,成为公司实际的控制者,彼时古永锵的去留就成为了业界关注的焦点。 但是古永锵继续做下来了,在随后11月合一集团成立十周年时,古永锵发布了一封题为《十年,致过去敬未来? 的内部全员信。 在信的结尾他写道,“走在一起是缘分,一路同行是信任。 要是觉得我干得还不错,下一个十年,约吗? ”


甚至在2016年4月,优酷土豆完成正式私有化时,古永锵还信心满满地表示了三年内实现国内上市的目标。 但这一次,他爽约了。 接盘者阿里对这家视频网站显然有自己的打算。 2016年6月,阿里大文娱工作领导小组成立,组长是阿里巴巴的合伙人俞永福,而非古永锵,这似乎已经暗示了后者的“出局”。


2016年10月31日,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通过内部邮件宣布,古永锵不再担任优酷土豆董事长兼CEO职务,俞永福接任。 这意味着, 古永锵最终还是离开了这家自己创办了11年的公司,转而筹建阿里大文娱产业基金,全力筹建和执掌百亿产业基金,协助推动整个产业生态的发展。


古永锵表示,成为阿里大文娱战略和投资委员会主席是自己想要的选择,他将在投资和生态建设角度,继续在大文娱领域发挥作用,把阿里大文娱推向互联网的下一个十年。 对此,也有外界声音唏嘘,但古永锵笑着称“不理解这种思维”, 并表示如果放在硅谷,这会是一个令人点赞的举动。


消失了的吴波


拉手网成立于2010年3月,是全球首家Groupon与Foursquare(团购+签到)相结合的团购网站 ,2010年交易总额接近10亿元大关。


2011年,经过3轮融资(共计1.66亿美元),估值达11亿美金的拉手网,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F-1文件,申请赴美IPO。 当时资本环境比较恶劣,2011年11月拉手网冲击IPO失败后元气大伤,慢慢跌出了团购网站第一梯队的行列。


2012年6月,两度冲击IPO未果的拉手网撤销上市申请,曾经的团购一哥陷入一系列意想不到的困境当中,其实都是“烧钱惹的祸”。 急速融资后就开始烧钱扩张做规模,进入野蛮生长阶段,据拉手网招股书显示,2011年第一季度总收入是2261万元,亏损额2.19亿元。 迅速扩张导致之前的组织架构和管理机制远不能满足现状,拉手网一度陷入内耗之中。 与此同时,团购模式也在资本市场遇冷。


拉手网IPO资料显示,公司第一大股东为金沙江创投,持股比例为38.9%; 创始人吴波及其家人持股比例为22.6%,为第二大股东。


拉手网上市失败后,创始人和投资人的矛盾逐渐放大,作为创始人的吴波已经在与投资方的博弈中败北。 2012年8月6日,由于被权力架空,吴波带着创始团队离职,金沙江创投代表的资本方全面控制拉手网管理层,成为真正的负责人。


离职后的第二年,吴波再创业,推出O2O快时尚品牌“美加乐”,同年8月获得泰山兄弟创始基金数百万美元的A轮融资; 2014年2月,吴波创立海外房产电商平台“美澳居”,目前已获2轮融资,总额超5000万元,投资方包括DCM中国、真格基金、泰山天使、嘉丰资本。


2018年初,借助区块链的热度,吴波又创建了“美店区块链”,据介绍,“美店区块链”预计在2018年投入使用,将推出出行应用、商铺应用、电影应用和酒店应用等。


现如今,不管是吴波,还是他创建的项目,都已消失在大众的目光之中。


今年4月,金沙江朱啸虎在其朋友圈发文称,当年(阿里)投资(拉手网)的法律文件都已经做完了,“可惜(拉手网)太年轻气盛,一定要求阿里不许上线聚划算,导致阿里最终放弃投资,转而投资美团。 ”朱啸虎说, 阿里的战略投资在那个时间点上确实对战局起到了关键性的转折作用。


当时,朱啸虎的话引起来一阵舆论热潮。 在争议声中,吴波依然选择了沉默,没有对朱啸虎的言论公开发表任何观点。


现如今,拉手网曾经的“手下败将”美团,市值已高达3847亿港元 ,而拉手网这家仅用一年时间就融资1.71亿美元,成为估值达11亿美的独角兽企业,却3次上市未遂,最后“下嫁”给三胞集团。 如今的拉手网已经名存实亡。


被“资本”抛弃的张涛


2015年末,网上流传一张大众点评创始人张涛抱头痛哭的照片,引起网友一片唏嘘。 照片中,张涛穿着蓝色衬衫,外面还套了一件橙白相间的大众点评工服,抱着其他几位创始人痛哭。


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有人欢喜有人哭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个内部活动发生于当年11月13日,在美团与大众点评宣布了新的人事任命之后。 这是一场名为“致敬老男孩,青春不散场”的活动,实为大众点评的散伙饭。


大众点评于2003年4月成立于上海,是中国领先的本地生活信息及交易平台,也是全球最早建立的独立第三方消费点评网站。 大众点评不仅为用户提供商户信息、消费点评及消费优惠等信息服务,同时亦提供团购、餐厅预订、外卖及电子会员卡等O2O交易服务。 与美团合并前,大众点评已获6轮融资,总金额高达14亿美元。


有消息称,美团与大众点评点评合并事宜是由投资方主导的。 从合并之前两家公司的情况来看,大众点评在张涛的打理下活得非常好,而美团却由于融不到新的资金而活在“死亡”线上。


根据业内人士此前分析,红杉资本作为双方的重要股东,在推动美团和大众点评的合并上发挥着核心作用, 两者的合作更像是一场由资本方驱动的“包办婚姻”。


2015年11月10日,王兴群发内部邮件,宣布“新美大”完成了高层架构调整,几乎所有美团高管占据新公司全部要职, 点评系张涛只出任董事长象征性职位,其他高管几乎全部退出新公司管理层。 当时有消息传出,大众点评的CEO张涛即将退休奔赴美国,但是随后美团点评否认了这一消息。


两年后,在线欺诈检测与预防公司CashShield宣布任命去哪儿网的首席运营官彭笑玫,以及张涛为该公司的顾问委员会成员。


在前不久,CashShield完成了GGV纪源资本领投的A轮融资。 据了解,张涛将协助CashShield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战略性扩展。


张涛也因此再次进入媒体和公众的视野。


投出独角兽的庄辰超


有人这么评价庄辰超: “创业从未失败”。


2005年5月,在国外工作了三四年以后,庄辰超回国进入在线旅游市场开始了新一次的创业(在国外已创业两次,均已卖出),创办了去哪儿网。


凭借用户体验的完善,去哪儿网赢得了广泛的关注。 2011年12月,去哪儿网的月度访问次数高达7460万人次,在旅游类网站中高居榜首。


2013年11月,去哪儿在纳斯达克股票交易所成功挂牌上市(交易代码: QUNR),收盘暴涨逾89%。 2015年,去哪儿网的市值更是突破50亿美元。


变故发生在2015年。 10月26日,携程宣布与百度达成一项股权置换交易。 交易完成后,百度将拥有携程普通股可代表约25%的携程总投票权,携程将拥有约45%的去哪儿总投票权。


被收购后,去哪儿一如外界猜测,正式启动了在纳斯达克的退市计划,并且创始团队已经失去了控制权。


庄辰超在不久后离开他一手创立的公司。 据说,自从百度2011年以60%的股份成为去哪儿大股东之后,他就考虑过将来有一天会离开。


相比与其他合并案中出局者来说,庄辰超的离开充满了光环,或者说他早就为离开去哪儿下了一盘大棋。


事实上,庄辰超在过去几年,已经通过投资在其他领域有所布局,而这位从 1999年便开始创业的天才极客,经过多轮财富累积,当前身价也已达数十亿元。


2016年初,离开去哪儿的庄辰超、赵轶璐(原去哪儿CFO)和吴永强(原去哪儿CTO)共同创立斑马资本。 他们参与投资的“融360”和“美丽说”均已跨入10亿美元独角兽之列。 不仅如此,庄辰超还是清流资本和源码资本的LP(有限合伙人)。


值得注意的是,斑马资本创立之初的第一笔大钱,就是投给了庄辰超操盘的便利蜂,一掷3亿美金,震动整个资本圈。 2018年10月,有消息称,便利蜂获腾讯与高瓴大笔投资,估值16亿美元。


“隐形出局”的杨浩涌


拿着从朋友那儿凑来的10万美金,杨浩涌回到北京开始创业,2005年3月20号,赶集网正式上线。


资料显示,截至2013年2月,赶集网日均新增发帖235万条,每日访客超过2169万,页面日访问量超过25366万。


为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赶集网对每条信息都进行专业的反垃圾信息系统过滤,并加以严格的人工审核。 全球知名互联网监测分析机构comScore公司数据显示,赶集网的用户粘性持续稳居中国分类信息网站之首。


2015年4月17日,58同城与赶集网达成战略合并协议,共同成立58赶集有限公司。 58同城将获得赶集网43.2%的股份,代价为3400万份普通股(合1700万份ADS)和4.122亿美元现金。 双方继续两个品牌独立管理,定位上适当差异化, 姚劲波和杨浩涌同时担任58赶集集团的联席董事长以及联席CEO。 新公司估值达100亿美元。


虽然在当时姚劲波和杨浩涌也是经常出双入对,“夫唱妇随”,但不过 杨浩涌却逐渐把精力放在瓜子二手车业务上。


2015年9月,“赶集好车”正式更名“瓜子二手车直卖网”。 上线仅十天,网站日均UV(网页浏览量)已超过100万。 除了在瓜子二手车担任CEO一职,杨浩涌还在瓜子二手车里面追加个人投资6000万美金,拿到瓜子二手车将近50%的股份。


2015年11月,瓜子二手车直卖网单独分拆,已完成新公司注册,独立运营。 并在2017年10月31日,正式宣布升级为车好多集团。 杨浩涌出任CEO。 车好多集团最近的一笔融资 在今年2月,由软银愿景基金投资15亿美元,投后估值超过90亿美元。


从赶集网到车好多,杨浩涌相当于“隐形出局”,内部创业。


“造车新势力”李想


2005年6月,李想创立汽车之家。 当时,汽车类网站有上百个,竞争激烈。 在没有任何推广费用的情况下,汽车之家凭借中立客观的内容以及在数据库、实拍图片等方面的创新,用不到一年时间,进入国内汽车网站访问量前五名。


发展到2008年,汽车之家流量超过所有汽车垂直类网站,成为行业第一。 当年6月,澳洲电讯出资7600万美金收购汽车之家(估值不到1.5亿美元)55%股份。 2012年,澳洲电讯由出资3700万美元将持股比例提高至71.5%, 此时汽车之家估值3.36亿美元。


2013年12月11日,汽车之家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创始人李想持股5.3%、CEO秦致持股3.2%。 以收盘价30.07美元计,李想身价过亿,约为1.52亿美元。


2016年4月15日, 汽车之家大股东澳洲电讯宣布,将以16亿美元价格出售汽车之家47.7%股权予中国平安, 出售价格为29.55美元每股。 交易完成后,澳洲电讯将持有6.5%股权。 4月16日,汽车之家管理层提出,要以每股31.5美元的价格对汽车之家进行私有化,买方团由汽车之家CEO秦致及管理层牵头,博裕资本、红杉资本、高瓴资本参与。


然而,澳洲电讯并未接受这一私有化方案,尽管私有化财团提出的价格高于平安信托。 6月25日,澳洲电讯与平安信托的股权交割正式完成。 目前,平安信托以47.7%的股份成为汽车之家最大股东,澳洲电讯持股6.5%,秦致持股2.9%,李想持股2.6%。 由于投票权与持股比例相当,秦致等创始团队被平安系轻易踢出局,这个结果毫无悬念。


当年10月3日,汽车之家官方宣布其创始人李想、前CEO秦致退出董事会,由平安信托方面康雁(汽车之家现任总裁)和王俊朗(汽车之家现任CFO)出任新董事。 至此,汽车之家彻底易主,改姓“平安”,这一结局令人无限唏嘘。


现在看来,平安入主汽车之家,或许是最好的结果。


时隔三年,靓丽的业绩财报,用数据证明了战略的前瞻性。 2016年-2019年1季度 ,汽车之家股价由最低19美元到最高119美元,市值由最低22亿到最高130亿美元,营收、利润、流量均实现翻番。


而离开汽车之家的李想也开始自己新的创业。


实际上, 在2015年7月,李想就已创办车和家,是一家主做“小而美的智能电动车”的智能交通创业公司。 2016年5月,车和家获得7.8亿元A轮融资,由利欧股份领投,源码资本、常州武进产业基金、明势资本等机构跟投。


李想是特斯拉Model S最早一批的中国用户。 为了应对环保、拥堵问题,他相信电动汽车是未来趋势所向。 因此,他也走向了造车之路。


2018年3月,车和家宣布完成30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经纬中国和首钢基金旗下新能源基金领投。 加上此前融资,车和家成立两年半来,已累计融资57.55亿元。


随后在2018年10月,车和家推出智能电动车品牌理想智造和首款产品理想智造ONE。 理想智造ONE定位于新生代家庭SUV,满足6-7人的家庭出行需要。 它将采用增程电动的动力解决方案,满足不同消费者实际能源环境的需求,让人人都可以享受到电力驱动的平顺性和低能耗。 在智能系统方面,它将配备高级别的驾驶辅助系统,未来将实现自动驾驶功能。


最近,车和家正式将公司名称更名为理想汽车,自此“车和家”以及“理想智造”都成为历史。


投身顺为的周航


易到于2010年5月成立,是中国成立较早的网约车平台之一,比Uber还早5个月推出。 占尽天时的它一直到2014年还保持着80%的市场份额,一度形成垄断之势。


然而,一路领先的易到却在随后的出租车市场抢夺上高傲又保守,在滴滴、快的和Uber的烧钱大战中犹疑摇摆。 最终,一代行业先驱无奈退居二线,从主场领军者渐渐被排挤为市场边缘者。


2015年10月19日,易到CEO周航发给员工的内部邮件和之后乐视控股的公开声明中共同表示,易到用车完成D轮融资,乐视汽车战略投资易到用车以获得易到用车70%的股权,成为易到用车的控股股东。


同时,乐视在投资声明中宣称“易到公司依然由周航先生及管理层来运营”。 而仅仅过了4个月,乐视就开始向易到派驻高管。 2016年2月25日,乐视CMO彭钢出任易到用车总裁, 从此,乐视派驻的高管逐渐接管了易到。 尽管周航还是CEO,但实际上已无实权。


一年后,周航被曝加盟顺为资本。 随后,顺为资本管理合伙人许达来确认,周航已正式加盟,出任投资合伙人。 对此,易到官方回复称,周航尚未离职,仍是易到CEO。 再进一步询问周航是否是在职的同时加入顺为,易到方面称,不便作答。


媒体报道称,周航对乐视的做法是心怀不满的 ,还未离开易到时,周航就指出易到的资金链确实出现了问题,而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挪用13亿元资金。 当然,此消息也得到了乐视与易到的否认。


在联合声明中,乐视表示14亿元贷款的贷款主体是易到,抵押物为乐视大厦,属于“联合贷款”。 当时乐视、易到与委托方已明确约定,该笔资金用于包括易到及乐视控股的日常经营资金周转。


随后,有乐视内部人士透露,周航欲联合某投资者超低价入股易到,但谈判不欢而散,因此才有后来的周航公开信事件。


这样一来,周航与乐视彻底决裂。 易到三位创始人周航、杨芸和汤鹏,在2017年4月20日晚间,宣布了联合辞职的声明。 而乐视内部人士表示,此前公告已经通知易到将开董事会商讨处理周航,预计届时开除周航,只是又被抢先了。


再后来,周航还公开表示,谁做易到股东都比乐视好,它是没有信誉的代名词。


“套现离场”的胡玮炜


与饿了么被全资收购几乎前后脚,2018年4月4日上午,美团CEO王兴发布内部信,正式宣布全资收购摩拜,并表示摩拜管理团队将保持不变。 王兴在内部信中表示,摩拜将继续保持独立品牌、独立运营。


从此,江湖上多了个胡玮炜“套现”15亿离场的传说。


2015年1月,做了多年记者的胡玮炜成立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并拥有了自己的自行车制造工厂,次年。 4月22日,摩拜单车正式上线,并在上海投入运营,9月1日正式进入北京。


2015年到2017年,摩拜完成了7次融资,融资总额超过12.15亿美元,不仅遍布国内城市,而且在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等国家都有市场。


在这几年里,摩拜和小黄车进行了一场足以载入中国创投史的、旷日持久的“烧钱大战”。


根据美团与摩拜达成的协议,摩拜单车继续保持独立品牌、独立运营,除了美团CEO王兴出任董事长之外原管理团队不变,摩拜联合创始人兼顾问王晓峰继续担任CEO,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继续担任总裁,投资人夏一平继续担任CTO。


尽管表面上高管团队是不变,但实际上原有高管出局已经注定。 不到一个月时间,摩拜联合创始人王晓峰就卸任了CEO一职,由胡玮炜担任CEO, 刘禹担任总裁。


尽管在被美团收购之时,双方约定保留摩拜原来的管理团队,但摩拜原创始人都在持续出走。


直至2018年12月23日,摩拜创始人、CEO胡玮炜发布内部信称,自己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将不再任摩拜单车的CEO,由公司总裁刘禹接任CEO一职。


胡玮炜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声明,并没有“宫斗”,没有不和,也没有任何组织的纠葛。


在此之前的11月29日,摩拜工商信息进行了变更,李斌、胡玮炜、王晓峰、夏一平均从股东中退出。


如今,摩拜已全面接入美团APP,还将更名美团单车,就连标志性的红色车身,也要变成美团的黄色,“摩拜”自此退出舞台。


离开摩拜后的胡玮炜与刘禹等人在今年5月9日成立上海考瑞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原摩拜CEO刘禹,胡玮炜任监事。 这是刘禹、胡玮炜离开摩拜之后,首次出现在同一家公司。


该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美元,经营范围包括: 计算机软件科技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服务、自有技术转让,计算机软件开发,工业产品设计,计算机系统集成等。


被妻逼走的李国庆


电商行业似乎永远不缺乏话题性,皆因每一家电商企业都拥有自带流量的创始人 ,例如马云、刘强东、丁磊等人,李国庆最近也因出走当当网以及与妻子俞渝的是非再次刷屏。


李国庆1999年和妻子俞渝共同创办了当当。 经过多年的发展,在2010年12月8日,带领当当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 使当当成为中国第一家完全基于线上业务、在美国上市的B2C网上商城。


上市当天,当当网股价上涨86%,市值超20亿美元,并以103倍的高PE和3亿1千3百万美金的IPO融资额,连创中国公司境外上市市盈率和亚太区2010年高科技公司融资额度两项历史新高,风光无限。


2018年4月11日,天海投资(600751.SH)披露重组预案,拟作价75亿元收购当当网,增值率约235倍,并拟配套募资不超40.6亿元。 对此,当当方面表示,当当与海航旗下天海投资今日签约,文件已提交、等待相关部门审核。 天津天海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北京当当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股权及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10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


然后,不久后这笔交易就因为海航资金问题而告吹。


在从零到巨头这些年的发展中,李国庆和俞渝二人作为共同防范投资人和其他合伙人的利益共同体,携手度过了互联网泡沫等危机。 然而,二人在公司方向和管理上的矛盾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


2019年2月20日上午,李国庆以公开信的方式宣布离开当当。 在公开信中,李国庆表示结束了夫妻店治理结构,俞渝会带领公司洒脱地开创未来,为当当的近3亿用户提供优质服务,“往事浓淡,色如清,已轻。 经年悲喜,净如镜,已静。 ”


同时,李国庆表示,会再次在文化创新和复兴上为中国乃至世界的文化产业贡献光和热,“我将创办书友会,读者可以以书会友, 阅读达人可以在这个平台自发组织成千上万书友会。 ”


在不久前的一次专访中,李国庆多次表达了对俞渝的不满,甚至称“永远都不会原谅俞渝”“这公司没俞渝,会比现在好10倍”。


离开当当的李国庆对公共议题积极发声,一会儿“声援”刘强东,一会儿又“帮腔”俞敏洪,正式开始了“李大嘴”的自由生活。 虽然他仍然是当当的重要股东,但当当已经不是当初的当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