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乡镇级医院的医生中,很少有人像50多岁的廖国强这样,在上了年纪后,还敢想敢干,遑论偏远地区。


  廖国强的上一辈,在农场垦荒时期从广东分配来海南琼海市东平农场,离市区最远的地区之一。廖国强大学上了湖北医学院,1987年毕业后分配回东平农场医院当医生。


  医生是个“铁饭碗”,这足以令很多人艳羡。但廖国强不是一个守成的人。正规医学院毕业的他有能力,有识见。在乡镇地区逐渐发展起来的过程中,同步壮大的零售药品市场需求,使他看到了有更大作为的空间。


 


  敢“吃螃蟹”,在职创业


在有多年从医经验后,1999年在政策的允许下,36岁的廖国强迈出了在职创业的第一步,在东平农场开了自己第一家零售药店,成为东平医院医生中经营药店的第一人。


  东平农场一带有两三万人口,但百姓去一趟市区要花一小时,并不方便;小病去医院挂诊买药,也嫌麻烦。“我当医生给百姓看病,百姓认可。发挥这种优势做药品零售,既可方便百姓,又能提升自己的生活。”


  开药店尝试成功,壮了廖国强的胆子,也为他施展更大动作提供了资本。2003年,在彼时政策允许下,廖国强承包了东平农场医院的门诊业务。


  承包门诊时期,有好几次,廖国强通过下乡耐心诊治,医好了疑难症患者,赢得全村人的钦佩和感激。这也给了他很大的触动。


  2009年,因政策不再允许,他的门诊承包业务停止。但从中他得到更深的启发,虽说“赚钱其次”,但如果服务好百姓需求,那么,医者仁心与扩大个人创业盘子的结合,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他的创业之路,也未就此止步。


 


  乘势而上,遇拦路虎


 


  2014年,中国药品零售市场规模达2817亿元,更大的市场机会下移至三四线及以下城市。廖国强的朋友纷纷在琼海各乡镇开设零售药店。


  面对此情此景,廖国强自然也不愿坐失良机。2015年,他在邻近东平农场的阳江镇也开了一家零售药店。这一举动对他的回报不菲,当年,东平、阳江两家药店为他贡献了20万元利润。


  2016年,廖国强已经53岁,在这个偏僻的小地方,一般人通常只想着守好家业,退休后安享晚年。但廖国强却决定乘势而上,在东平农场中心繁华地带再开一家。


  此时,东平农场零售药店已从以前的一两家,增长到5家。廖国强这一想法产生的原因,一是原有在东平的药店位置较偏,在本地市场竞争中将面临劣势;二是想在新的市场形势下升级规格,打造本地品类更全、规模最大的药店。


  当廖国强把自己的想法付诸行动时,没想到碰到了一道难过的坎。


  他看中东平农场中心地带一幢占地面积140平方米的三层楼,决定买下来作药店经营兼居家使用。尽管他已经有一定积蓄,“但仅仅买这栋楼就花了150万元,几乎把我掏空了”,算入其他成本,离开店经营还有20万元资金缺口。


  这对个体创业者是不小的资金缺口。向亲戚朋友借,既不容易,也难以开口。向传统金融机构贷款,难度也不低,解决燃眉之急不易。


  廖国强遇到了农村基层地区个体户、小微企业普遍遇到的融资难问题。他该怎么办?


 


  普惠金融,助力梦想


 


  所幸,在为资金缺口愁苦不已时,廖国强获得了帮助。一位在平安工作的朋友告诉他,可以试试平安集团旗下专门做小微借款的平安普惠,时间快,政策好,尤其适合像他这样的个体户。


  廖国强决定试一试。“第一天去找人了解政策。第二天去办理手续,评估很快,只用了一个小时。还没到家就放款了,不需要抵押。提前还款不需要手续费,非常灵活。”


  拿到20万元借款后,廖国强名为“泓一堂大药房”的零售药店顺利开业经营。这家药店顺利成为东平农场品类最全、规模最大的药店,极具竞争优势。3年来,药店坚持药价比医院低一半,给农场3万百姓带来实惠医药服务的同时,廖国平也获得了不错的利润。


  廖国强遇到的融资难是普遍的。据了解,我国小微信贷覆盖率只有25%。


  近年来,以平安普惠为代表的“开放式聚合借贷服务平台”借助其资源挖掘、聚拢和匹配的能力,联合各方修建“最后一百米”的引流之渠,成为农村地区创业者、小微企业融资的优先之选。


  截至2019年上半年,平安普惠累计为超过1100万小微企业主和个体工商户为主的普惠金融人群提供借款服务,三线及以下城市覆盖率超过90%。2018年4月,平安普惠海南分公司成立,积极为海南小微企业、中低收入群体等普惠金融人群提供借款服务支持。


  “没有平安普惠,就没有我的今天。”廖国强说,“创业都会遇到困难,但只有勇敢行动,才能实现心中梦想。” 迄今为止,他依然是东平农场医院医生中转型医药创业的唯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