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IPO早知道消息,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日前报道称小红书正在洽谈新一轮5亿美元的融资,投后估值将达到60亿美元。对此,小红书方面表示“小红书发展很快,很感谢大家的关注,但此消息不属实。”

根据该则报道,本轮融资的潜在投资者包括软银愿景基金、红杉中国、高瓴资本等,具体条款并未正式确定。值得一提的是,上述这些投资方均未参与小红书过去5轮的融资。根据C叔得到的消息,确有数家美元基金已给出TS。

这已不是小红书短期内首次被传出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4月底即有媒体爆料称小红书正以投前50亿美元的价格进行融资谈判,投后估值在60亿至80亿美元之间。小红书当时同样否认了该消息。

成立于2013年的小红书迄今为止总共已完成5轮融资。其中去年5月中旬,小红书发布内部信宣布完成了由阿里领投的超过3亿美元D轮融资,投后估值超过30亿美元。这也意味着如果本轮融资最终确以投后60亿美元的估值交割完成,小红书在短短一年内的估值属实翻了一倍。

而在更早之前(天使轮至C轮),小红书的融资节奏始终保持在不到一年遍完成一轮新的融资。小红书创始人瞿芳去年还表示预计未来两到三年内将IPO。

今年6月6日是小红书成立6周年的日子。当天创始人瞿芳和毛文超发布了一封名为《小红书六年,一起见证生活方式的变迁》的内部信。信中表示,小红书越活已突破8500万,总用户数达2.5亿。此外,小红书也正在尝试让社区内容进一步多元化,过去一年,数码、家居、婚庆等生活方式UGC内容获得了10倍以上的增长。

C叔之前分析过,“电商”已不再是小红书眼中最为重要的标签,取而代之的是去寻找电商和社区之间的平衡点,具体体现在了在产品架构和组织升级上。

而如果说撕掉电商标签是小红书在2018年的关键词的话,加快商业化步伐可以说就是小红书在2019年最为核心的战略。

首先在2018年年底,小红书在接受完阿里投资后迅速与手淘打通:商家可以在手淘装修后台“修改”与当前商品相关的小红书内容,但没有对内容的决定权,呈现内容由算法推荐。

显然,在上述两者打通之后,商家为了用更丰富的内容来拉新,必然会在小红书平台上呈现更多内容。反之对小红书来说,这次合作的目的即在于继续扩大DAU,进而方便通过信息流变现。

紧接着在今年3月,小红书又在另一大资方巨头腾讯的小程序领域试水社交电商“小红店”,用户通过邀请好友加入的方式成为“红人”并获取佣金。不过这种获客方式已不再执行,其目前依旧主打会员制美食电商平台。

同样在3月,小红书亦开始测试短视频产品hey,通过场景化的运营鼓励用户使用短视频来打卡日常生活,目前推出了健身打卡、心情打卡、学习打卡、自拍打卡四个场景。随后在6月,小红书开始内测直播功能,不过仍处于测试期。

可以说,短视频+直播+电商,这是一条显然易见的商业闭环,抖音这么做,快手这么做,小红书当然也可以这么做。

同时,直播作为嫁接内容和电商之间的一座桥梁,对于像小红书这样以公域流量为主要卖点的模式而言,毫无疑问也会提高用户以及KOL的粘性和留存。

只是,尽管创始人瞿芳在各个不同的场合均不断强调——“小红书要做生活方式社区这一点,是不会变的。”,但当小红书真正加入到电商直播这一战场后,整个平台的调性和生态是否也会随之发生改变,这是值得担忧的一个问题。

在过去两个月内,加快商业化进程中各方之间的矛盾也已初见端倪,包括5月升级品牌合作人协议砍掉超过一半KOL、6月提高MCN入驻门槛要求缴纳20万元保证金等;甚至连小红书最为倚赖和引以为傲的内容社区也被曝出推广团队代写代发、刷量提升搜索排名等负面新闻。

长久以来,商业变现是几乎所有内容平台很难跨过的一道鸿沟,最典型的就是知乎的过度商业化反而导致了平台内容质量大幅下降。

因此,在C叔看来,对于现阶段的小红书来说,拿捏好生态健康和商业变现两点之间的这个度,可能远比更早去试水资本市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