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投资行业发展迅速,但也催生了一些泡沫,对于身处其中的投资人和创业者而言,这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

在这样的环境中,投资人要学会和时间做朋友,做投资未来的事情。而创业者想要获得融资助力,不光是要做好项目,更应该主动接触投资人,了解和掌握资本市场的内在规律。

周绍军 东方富海 合伙人

广州外国语学院文学学士、苏格兰University of Aberdeen大学经济学硕士,现任东方富海合伙人、富海深湾天使基金管理合伙人、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系东方富海创始成员之一,专注于科技创新、企业服务、消费升级、文化创意等领域的天使投资,获封36氪2017年最受创业者欢迎的全珠三角投资人、2018年中国创投金鹰奖年度投资人等荣誉称号。

曾任深圳市中小企业改制上市专家服务团专家(2008-2010),深圳市移动互联投资促进会副会长。其代表投资项目包括:迪威视讯(300167)、蓝色火焰(300291)、联络互动(002280)、万泉河(430434)、昆仑万维(300418)、永翔股份(600438)、LIVALL零距、云汉芯城、速腾聚创、掌上快销、小伴龙、爱牙、全屋优品、快金数据等。

以下内容根据周绍军老师在犀牛学院讲课笔记整理而成,有部分增删:

投资要和时间做朋友

很多创业者经常说辛苦,但我觉得,做投资也不容易,投资人也需要很努力。

近年来投资行业发展迅速,有两个原因,一是创业板的推出,带动了国内投资热情,另一个是2015年双创浪潮的兴起,各类基金开始涌现。

2017年,国内的资本总量一度高达14万亿,到2018年10月底,国内的投资从业人员登记人数有14万之多,我们花了二十年的时间,成为了世界第二大股权融资市场。

尽管行业发展迅速,但也催生了泡沫,我觉得现在中国的股权投资市场,还处在初级发展阶段,鱼龙混杂什么都有,需要大浪淘沙。

在这样的环境中,投资人要学会和时间做朋友

东方富海在2008年投了一个叫星源材质的项目,做锂电池的隔膜,当时在国内没有这个技术,我们比较看好,所以按照估值2亿投了2100万。但是实际上,这个项目早期存在不少问题,比如生产不够稳定,无法实行大批量生产,存在专利风险,实际落地应用的时间周期非常长等等。

那时,20多家风险投资机构都顶不住压力,纷纷退出。但东方富海没有放弃,继续“陪跑”,给它对接政府资源,并帮它在光明新区设厂。

到了2009年,星源材质的产品终于实现上市销售,接下来4年时间里,企业收入快速增长,最终发展成行业龙头。

2016年12月1日,星源材质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在外界看来,当初东方富海投资的2100万,净赚了6亿,但这个过程我们花了8年,中间等待的时间是非常长的。

因为我们和项目创始人接触得早,我们和创始人的心才比较近,对于公司的情况也能够及时了解,在这个时间中能够更好地为创始人服务,帮助他解决发展中的问题。

这就是和时间做朋友的价值。

现在很多年轻人大学毕业后就直接进入了投资公司,从我的角度看,他们开展工作会碰到不少困难,包括社会经验的不足等等。

我们招人通常会要求有3到5年的工作经验,因为只有经过时间的积淀,你和创始人交流时才能具备同理心,对项目才能有更深的理解。

未来如何选择赛道

作为一个早期投资人,我觉得在选择项目时,想象力是不可或缺的

我很喜欢看美国的科幻电影,比如星球大战,里面有很多技术都已经在今天实现了,美国人的想象力确实很丰富。

投资人一定要投资未来,投资过去是没有希望的。

基于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到,AI学习、医疗、购物、仓储、工业自动化等等这些,就是我们要投资的未来。

中国未来会是世界关注的重点,我觉得无论是什么行业,在国内都还存在大量机会,只是不同的机构聚焦的方向会不一样,我们接下来会主要关注这几个赛道:科技创新、传统行业升级、消费升级、文化创意

首先,科技创新是社会发展的主要动力。

很多技术都在悄然改变我们的生活,比如90年代的互联网,2016年的移动互联网,2017年往后很长一段时间,我觉得会是人工智能的时代。

人工智能目前有哪些应用呢?举个例子,比如京东的物流配送机器人,上面装了激光雷达,也就是我们投的速腾聚创的激光雷达,它可以直接从A点到B点放置货物,代替了人工作业,而且效率很高。

深圳是我们认为目前最安全的城市,为什么?因为深圳市的摄像头非常多,并且很多都附加了人工智能的人脸识别技术。

实际上,人脸识别技术已经在多领域得到应用,除此之外,我们也有投资动作捕捉技术的项目,这个技术和人脸识别的区别在于,假如目标的面部特征发生改变了,通过动作捕捉技术,仍然可以识别。

可以预见,未来人工智能还将会给更多行业赋能,它是值得我们长期投资的大赛道。

再说说传统行业升级。

实际上,今天很多在一线城市非常成熟的商业模式,在三、四线城市还很原始。在传统行业,还有很多升级换代、互联网化的机会。

在互联网早期,很多线下开店的慢慢转移到了线上,再往后开始出现了业务互联网化,比如现在的供应链B2C模式,或者工厂的F2C模式,这些都是传统行业升级的例子。

传统行业升级,并不是非要去掉中间环节,主要目的是提高生产效率。中国拥有非常多的中小企业,企业数字化服务的空间是很大的。

比如我们投的掌上快销,我们接触后发现他实际上是做SAAS系统,可以连接当地的中小店铺、仓储和工厂供应商,提供采购供应商的产品、物流配送等服务。

这个模式在一线城市早就不新鲜了,但是在当地才刚刚兴起,发展空间很大。

我们现在看美国的公司,会发现最大的公司做的也都是to B业务。做to B业务的好处是发展会比较稳健,我觉得未来国内,随着互联网的应用不断升级,to B公司的机会也将会越来越多。

最后谈一下消费升级和文化创意产业。

我们发现最近一个趋势,就是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开始做本土品牌。我看到做本土的鞋、本土的服装,本土的物品都有,这说明我们开始越来越认同自己的民族文化了

有趣的一点是,许多70后觉得自己更爱国,但实际上很多90后、00后对自己国家的品牌更加认同,这很有意思。

时代在变化,消费人群也在发生变化,对品牌、消费场景、价值的认定,也和过去有很大的不一样,这其中蕴含着很多机会。

消费升级的表现是,三四线城市的消费需求也在发生变化。比如我家里人,经常会拜托我从香港代购一些东西,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这些香港的商品的,但他们就是喜欢。

同样的,现在很多创业者,他们把一二线城市的品牌、教育资源、医疗资源等导向三四线城市,这些商业模式兴起的背后,是三四线城市消费市场的改变。

所以消费升级会带给我们很多机会,重要的是视野要打开,不能只死盯一个地方。

在文化创意方面,我举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故宫。

大家以前可能觉得文创比较难做,商业模式不够清晰,营收也不多。但是故宫靠着做文化衍生品,比如他们做的各种帝王的萌化形象,就是这些产品,让他们一年的收入能做到15个亿,这背后是粉丝经济的逻辑。

其实除了故宫,我们还有很多这样的文化可以变现,比如长城,还有其它的名胜古迹等等。所以做文创的空间还是很大的。

在不同的年龄段,会产生不同的精神生活需求,技术手段的不断丰富,也会催生新的应用场景出现。

以文化创意为核心的商业模式,我相信也会不断地发展和丰富。

投资人如何选人

聊完了赛道,我们最后谈谈投资人是如何选人的。

我认为,在某些方面,投资是非常主观的事情,我们投项目,其实也是在投人。作为投资人,我们观察创始人,通常会从几个维度去分析。

第一,创始人的背景经历。比如我们之前投魔珐科技,会关注创始人的技术背景强不强,有没有名校、名企的经历。

第二,创始人的性格。我们比较倾向于选择性格积极开朗的人,创业是很难的事情,如果创始人心态不够好,比较难顶过去。

第三,要有商业意识。深圳的孔雀计划中,我们看了不少项目,但是都没有投。因为很多项目是靠拿项目赞助去生存,这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希望能把技术真正地商业化,去应用在行业内。

第四,要有创业心态。很多时候,我和一些创始人交流,并不是非要确定他的商业模式能不能成。更多的是在交流中弄清楚,他对这个行业了解够不够深,准备充不充足,创业的目的到底是不是为了成功,这个决心非常重要。

第五,沟通能力。我们接触的创始人做的行业各种各样,每一个行业都有自己的专业性,投资人不一定能完全理解,能不能把自己的商业模式讲得浅显易懂,并且让投资人认可你,这对于融资的影响是很大的。

第六,领导能力。我认为一个有魅力的创始人,在早期能吸引别人,以一个相对较低的成本加入到团队。领导能力的直接作用,是降低管理团队的成本,这在创业早期能解决很多问题。

第七,对资本要认可。很多传统行业的老板会觉得自己并不缺钱,但他们没有想清楚,如果未来他们缺钱的时候来找我们,而我们已经投了他们的竞争对手,到那个时候,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因为资本有时候是很残酷的。

刚才说的这些,不代表每一个机构都是这样去做的。一个投资人的思维方式决定了他们的投资方式,我觉得并非每个人都能成功,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一个像王石、任正非这样的大咖。

但是,如果有一批人能够在他们的行业里面做出来,哪怕从小做到大,做到一定规模,这样的人,我觉得是可以支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