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风投总裁王一军。


2003年4月,王一军由民建中央推荐,经中国风投董事会聘任,担任中国风投常务副总经理主持工作,自此进入风险投资行业。而促使他跨入风险投资行业并能够在这个行业中执着坚守的,是中国民主建国会在我国风险投资事业方面的倡导和坚持不懈的推动,是中国风险投资之父、中国风险投资事业的奠基人、原民建中央主席成思危先生的期望和嘱托。


民建中央在1998年全国政协会议上提出《关于加快发展我国风险投资事业的提案》,为风险投资事业的发展拉开序幕,中国风投正是在这一背景下由民建中央发起、民建会员和会员企业参股设立。成思危先生曾为中国风投题词“支持创新者创业,帮助投资人投机”,对公司的发展寄予了殷切的期望。作为民建会员,受民建中央推荐到中国风投任职,是王一军人生的重要转折点,也促使他投身风投行业,从最初的行业新兵到如今具有十几年投资经验的资深投资人。

回忆过去,曾有三件里程碑性质的事件,极大地影响了王一军的人生。


1996年,王一军在大宗商品粮油进出口贸易中为了控制经营风险而涉足商品期货贸易,进行套期保值。期货行情变化快,风险大,而且当时市场很不规范,但在市场交易中培养了他客观评估风险,理性做出决断的工作态度,而且养成了 “淡定”处世态度,练就了处变不惊,时时保持平和冷静的良好心态。


1998年,王一军被委派到中日合资油脂加工企业担任总经理,开始从事企业管理工作。在他就职之前,该企业一直处于无序发展状态,上任后经过3个月的系统整顿并加强对经营方针的把控,使企业快速走上了正轨,这段工作经历让他积累起企业管理的实践经验。


而第三件事,则是2003年到中国风投任职,王一军经历了人生中的又一次转型,也成了他风险投资职业生涯的开端。自从王一军就职中国风投以来,一直主持公司全面工作,公司自2003年至今投资超过180个项目,登陆国内外资本市场和退出的项目超过70个。


在近200个项目中,合纵科技始终是王一军引以为豪的代表案例。中国风投于2004年完成对合纵科技的投资,是该企业引入的唯一风投机构。中国风投在完成投资后始终为该企业的发展提供支持,推动该企业从入选北京市瞪羚企业,到实现在中关村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实现在新三板挂牌并最终成功转板在创业板上市。2017年,中国风投实现从该项目退出,投资收益超过68倍。合纵科技项目从投资到退出,前后历时13年时间,凸显风险投资的价值投资理念,也充分显示了增值服务在助力企业成长方面发挥的作用。


中国风投也有着短平快的项目,王一军带领团队在2007年投资了鼎汉技术,企业主要从事轨道交通电源产品的研发生产,中国风投仅用21天时间就完成该项目投资,而该企业作为创业板第一批项目顺利上市,公司在股票解禁后顺利退出。再比如东方材料案例,企业主要从事油墨和胶粘剂生产,中国风投于2015年完成投资。该项目兼具新材料和绿色环保概念,企业多年从事环保型包装油墨和复合聚氨酯胶粘剂研发、生产,掌握核心技术,并形成企业核心竞争优势,已于2017年在上交所主板成功上市。


风险投资本身是存在高风险的投资方式,项目失败是很常见的。王一军提到他们的一个失败案例,他们曾在江苏投资一个管业项目,投资时该企业经营情况非常好,投资也很顺利,但是投资后该企业的创始人因不良嗜好形成个人巨额债务,该企业因此受到重大影响,最终导致停业。这个项目给了王一军及投资团队一个深刻教训,虽然“投项目就是投人”是中国风投始终遵循的投资原则,但项目在投资实操中对创始人、实际控制人的考察还必须多维度、全面细致,这个人应当不仅仅是一个精明睿智的企业家,还应当是一个无不良嗜好的有着健康生活理念的“正常人”。


如何提高投资项目成功的概率,始终是风投行业每位投资者不断思考的问题。根据王一军多年来总结的经验,专业的判断能力,遵循严格的项目筛选标准,再加上实践中的投资悟性,这三项要素极大地影响投资成功率。专业的判断能力来源于对风险投资的理解,来源于对行业的理解,所以王一军强调项目经理要做好行业研究,要成为行业专家。公司内部的项目筛选遵循严格标准,一些关键指标不能突破,一些关键条款必须具备,在一定阶段内,项目筛选标准是稳定的,但是也会考虑项目具体情况而有所区别对待。不同阶段会根据各方面因素对标准做相应调整,但是整体上来说所遵循的标准是稳定而统一的,以避免项目质量出现大的偏差。


合纵科技始终是王一军引以为豪的代表案例,从投资到退出,前后历时13年时间。收益超过60倍。图片来源:合纵科技官网


当然,王一军也认为中国的风投行业在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培育新产业的同时,还存在着风投机构良莠不齐,有些机构存在着经营运作不规范的情况,同时风投行业的发展也面临着政策、机制等方面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是风投企业募资难的问题,由于风险投资周期长、风险大,社会资本进入风投领域的积极性不高,导致风投机构募集资金面临困难。虽然国家出台政府引导基金对风投的支持政策,但是有些地方政府,尤其是较偏远和较基层的地方政府,对引导基金的理解和落实不到位,不能真正起到扶持风投的作用。


二是风投机构、风投基金注册难的问题,由于受互联网金融运作不规范,国家加强治理整顿的波及,有些地方对风投机构、风投基金也采取一刀切的管理办法停止注册,对风投行业正常发展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三是税赋问题,对风投行业加征增值税、征税方法不合理、因估值调整导致的不合理税收、有限合伙企业自然人LP税率过高等问题均非常突出。四是退出机制不健全的问题,创业板应当是风投机构实现退出的重要途径,虽然创业板公开的上市条件并不高,但是潜规则太多,实际上上市条件高,而且上市周期长,项目上市后对出售股份又有限制性条件,从而使风投资本最重要的退出通路变得异常坎坷。因此中国风险投资行业的发展还需要着力解决上述问题,为风投事业的发展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


王一军所看好的投资领域是节能环保和高端装备,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的不断加快,环境污染日益严重,国家对环保的重视程度也越来越高,环保行业的发展不仅关系国计民生,而且关系到经济发展质量及可持续性,是重要投资领域。高端装备制造业近年来已成为国际竞争的制高点,国家制定一系列的规划及政策措施来推动重点行业和领域的发展,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因此该领域有广阔的前景和巨大的发展空间,也有丰富的投资机会。


王一军也预测:在未来,生物医药、人工智能等领域将有良好发展前景。生物医药产业是具有极强生命力和成长性的新兴产业,是医药行业中最具投资价值的子行业之一,随着从我国从医药制造大国向医药创新强国转变,生物医药产业将具有更加充足的增长动能和发展潜力。


人工智能是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的重点之一,在技术引领新经济的未来时代,人工智能或将成为未来的科技主流,在该领域蕴藏巨大投资机会。


工作之余,王一军也注重劳逸结合。“我从小是个生物迷,至今最大的爱好是养龟,而且其中不乏珍稀品种,我是国内首个实现周氏闭壳龟的人工孕育的,而且国内至今也无他人繁育成功,被很多业内人士称为专家。养龟是个专业的、缓慢的过程,需要对其有全面充分的了解,需要坚持和等待,不断付出心力,这一点与我们风险投资培育项目恰好有共通之处,”王一军这样谈到养龟的兴趣。


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王一军都秉持老子 “慎终如始,则无败事”的古训。凡事谨慎地做到最终,就像开始时一样,就不会有失败和差错。日常生活如此,工作事业亦是如此,风险投资从资金投出到项目管理,再到项目退出,更是如此,不仅要谨慎地投出,而且要悉心管理,切忌放羊,只有这样才更有可能培育成功项目,并实现从资本市场全身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