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资金动力不足难“炼好刀”


“政府有钱却不会花!”多位留学归国人员发出这样的感慨:国内风险投资机制不健全,是制约留学人员归国创业最大的障碍。


留学加拿大的韩蓝青两个月前刚刚回到广州,在科学城创立了一家生物科技公司。创业初期,他曾和国内某政府机构主办的风险投资公司联系,该公司负责人告诉他:“我们投资了十几个项目,成功率为百分之百!”韩蓝青大惑不解:在美国,一个风险投资公司,投资成功率能有20%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能做到投资成功率百分百,那还叫风险投资吗?后来才发现,这个公司投资项目谨小慎微,这个项目投一点钱,那个项目投一点钱,表面看好像哪个项目都没失败,实际上哪个项目也都没成功!


政府主导的风险投资基金,常常出现这样一幕:国家给了上亿的钱,统统被存进银行里。因为如果投资出去收不回来,基金负责人也许会被追究责任。动力机制的缺失,造成大量资金“好钢不能用在刀刃上”。


一位留美学子介绍,美国有一套成熟的私人风险投资机制。以生物科技为例,当创业者找到大型的风险投资公司时,公司就会安排一个专门的团队来负责此项目,这个团队既有生物专业知识,又有商业知识,且懂得市场规律,一般生物科技要七年才可盈利,绝不会第二年就追着创业者要钱。而在国内,很多投资都很盲目,追求短期盈利的心态也很重。


外行如何评价内行的项目?


来自美国的朱飞虹、张弘等几位博士对自己带来的项目非常有信心,这项以蓝光技术为主导的BD、HD-DVD等新一代刻录芯片开发项目,正好是作为DVD生产大省的广东所急需的技术。因为国内厂家光存储芯片长期受制于他人,利润低微,国外企业生产该芯片利润达到50%,而国内厂家生产一台DVD整机利润仅2%。


然而在接受国内项目审评时,博士们却碰到尴尬:由于这项技术非常尖端,国内进行审评的专家对很多技术问题都不太了解。结果出不来,直接影响合作的进一步洽谈。“其实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朱飞虹博士说,“美国的学术环境很好,打个电话到工作过的实验室,对项目价值和人员水平基本可有个公正的了解。”朱飞虹举例说明,他与一位美国学者之前曾发生过一些不愉快,但是当有人打电话到美国学者处了解他的情况时,学者仍然给了他的专业水平高度评价。


让我们多点做事的机会


杨艳旗今年43岁,1990年以访问学者身份前往瑞典学习,去年12月,他被中山大学“百人计划”引进回国,现为中大附属第二医院心胸外科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


因为业务繁忙,昨天上午,杨艳旗未能赶到留交会现场,但他的项目“人造植入心脏器官———人工心脏瓣膜开发及应用”却在留交会项目展示区内很醒目的位置得以展示,该项目已获中、美、德、法、瑞、意等国七项专利。


杨艳旗的夫人邹艾君代夫君前来打“头阵”,她告诉记者,回国不是为了名与利,因为回国后,收入差不多比在瑞典时少了3/4,但还是很满意,这不仅因为国内对人才的重视,而且个人也获得了不少机会做了想做的事,比如,他领衔实施了不少高难度手术,其中“86岁老太太心不停跳冠脉搭桥成功,创下国内心脏搭桥手术最高龄纪录”。


这两天,夫妇二人与不少回国参会的海外学子交谈过,大家一致都认为广州留交会人气旺,效率高。但她同时认为,留学人员不应该苛求在留交会三天会期期间就能收获很多。


引进人才眼光要超前一点


曾留学加拿大的汲江博士现居住美国,他是第三次来参加留交会,其间有收获也有少许失落。他提醒各地政府和企业:考察项目的眼光要超前一点。


1998年留交会首次举办,汲江就参加了,那次他带来了“膜分离技术”项目,该项目的技术成果可用于生活污水和工业污水的处理,但国内很多企业,认为太超前,东北一家企业本已打算与其合作,最终拱手让出了机会。现在,这项技术已与一家外企合作,产业化、市场应用现状及前景均十分可观,而那家曾经犹豫不决的东北厂家已倒闭。


高效 务实


本报讯 记者刘虹、通讯员陈玉和报道:代表发言,每人限时三分钟;领导讲话,每人限时十分钟。昨天下午,第八届中国留学人员广州科技交流会留学人员代表座谈会以少见的紧凑高效的节奏举行。短短1小时15分的自由发言时间,就有23位留学人员代表言简意赅地表述了自己的观点。


座谈开始,主持人广州市副市长甘新刚介绍了第一位到场领导,场内习惯性地响起掌声。“为了节约会议时间,下面介绍领导时请大家不要鼓掌。”甘新中断介绍,向大家建议,然后快速简明地介绍了主要到会领导。不到两分钟,座谈便直入主题,开始自由发言。


建议 建言


●留交会时间能否更改?


现在时间正逢圣诞节,很多留学人员因为工作或要与家人团聚回不来。美国大学每年5月开始放假,如果改在那时,很多在大学工作和学习的留学人员更方便回来。


还有各国情况不同,如5月美国大学放假,而澳大利亚正值冬天未到放假时。


●“大留交”可否分解?


如按专业领域组织专项交流,效果可能更好。另外,引进高科技项目不能只盯着美、日等国的生物医药、计算机等热门专业人才,比如澳大利亚在能源、矿产等方面很先进,而且这些技术正是国内现实生产所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