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公司和投资人接触,谈过几回后投资人有兴趣深入了解,于是就会启动一个叫做“尽职调查”的东东。

“尽职调查”,简称“尽调”,英文叫做Due Diligence, 简称DD,基本上就是一个问题的列表,根据投资人不同的要求,其内容可长可短,短的一两页,长的七八页。列表中的问题都是需要投资的目标企业来回答的。大致说来,这些问题的内容包括企业所在行业的行业状况、企业发展战略、企业的法律问题、股权结构及其历史变更状况、财务状况、商业模式、产品及服务、人员状况等等,基本涵盖一个企业的方方面面。但是一般说来,尽调的核心内容会放在法律问题和财务问题两个重点上。有时候也称作法律尽调和财务尽调。

法律尽调的主要内容是要看这个企业和主要创始人在历史上是否曾经产生过任何方面的法律问题,譬如是否有过犯罪或者跟别人打过官司,如果有,那么这种法律纠纷是否仍在继续或者结论是什么,对现在的企业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另一个是股权结构的变更情况,这种变更情况要追溯到这个企业出生的那一天。那个时候,这个企业或许根本不是现在的名字,也不是现在的股东,也不是现在的结构,没关系,这个企业是怎样从那一天一步一步变成今天这样子的一定要写得清清楚楚。不能有任何错误和遗漏。任何一个错误和遗漏都有可能成为之后的祸根。

这一部分尽调中最常见的情况是主要创始人持有其他企业的股份,甚至可能是其他企业的大股东。不管持有多少其他企业的股份,都必须一清二楚。这是其一。其二,存在很多创始人团队中为人“代持”或者被人“代持”股份的情况。这种代持协议通常是私下签订的。原则上需要告知潜在的投资方。也就是说,要在尽调报告中体现。如果没有告知,可能出现的后果是投资人不承认这些代持协议的有效性,如果投资人没有权利干涉其有效性时,就会产生法律纠纷。

财务尽调的目的主要是防止财务违法和违规。对外,在尽调过程中,需要查看公司签订过的全部的有法律效益的合约、协议、备忘录等等,查看是否有非法交易、违规交易、关联交易、利益输送、假合约(譬如为增加营业额与人串通签订的循环销售合约)等等。对内,则主要检查财务制度,包括但不限于公司的纳税制度以及纳税记录、纳税清单;财务审批制度和流程,财务报销的制度和流程,财务审批的特殊权力、公司高管报销的实际情况等等。

在尽调报告中,对每一个发现的问题,都会给出一个解决问题的建议。譬如创始人在其他企业持股的问题,通常都会建议他把那一部分股份卖掉或者变成很小的股东,免得因为他的精力分散影响这个企业的运作。譬如对于企业欠税问题,会要求企业限期徼齐,作为投资的先决条件。

一般说来,对企业做尽调的是投资人自己的或者聘用的律师和会计师。他们的立场是中立的,因为只有中立才能专业。也就是说他们不会偏向企业或者投资人。所以他们的主要职责就是厘清事实,给出符合法律要求和财务规则的意见和建议。

所以,面对这种尽职调查,创业企业最重要的是要“实话实说”。尤其是对于法律问题,不能有一点儿隐瞒。不然其后果可能比你想象的严重得多。当然,这并不是说其他问题就能隐瞒。有不少项目就是在尽调之中或者之后终结,除了尽调中发现了投资人不能接受的问题之外,其主要原因之一是一方面尽调者对于被尽调者不够尊重,另一方面,被尽调者不能适应这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调查方式,认为自己受到了羞辱,尤其是有些历史上存在一些问题的。所以,面对尽调,保持平常心也很重要,其实你“换位思考”一下,你要把数百万、数千万甚至数亿钱给你,人家不弄个底儿掉怎么会放心呢。

但是这并不是说你什么都要“坦白交代”。譬如,在尽调过程中,律师会计师可以问你有多少专利登记,但是没有权利问你专利的细节。所以,对于你的核心技术机密,甚至核心商业机密(譬如你正在跟某个大客户谈合同),你都有不告知的权力。因为,如果你告知,你就要承担巨大的风险。

因为,你要知道,尽调只是投资流程的一个步骤而已,做了尽调而不投资的多的是。甚至不乏所谓的“恶意尽调”,其中道道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自己体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