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5年转型入行天使投资,以下为他的自述。也许可以带来若干思考,如倾巢之下岂有完卵?


2015年,我思索了近半年,决定转行。


一来是因为我厌倦了外贸行业,二来我确实厌倦外贸这个行业。


在这个行业耕耘十几年,个人积累了一些资金。


几个搞外贸的朋友们都闷声发财了好些年,大家的资产还算可以,我准备拉伙。


我们十多个人聚在一起,我把想法和大家交流了一下。我说,我准备转行,脱身外贸这个行业,公司交给下面的人,明天开始准备搞天使投资。如果有兴趣,大家可以凑点入伙。基于信任,朋友们现场都表示乐意捧场。


第二天加上我,刚好十个人,个把月大几千万资金到位注册公司,操盘人:我。(虽说天使投资的本质接近于赌,可基于看到身边成功的,因此我愿意承受。)


由于先前从事外贸行业,认识一些阿里的朋友。我跟他们说,我投身天使投资啦,互联网领域的可以帮忙推荐一些创业的朋友。知道,有个阿里系。


外加有几个浙大的朋友,跟他们说,推荐一些创业者。明白,有个浙大系。


想获取更多的项目,我又结交了一些网易、腾讯的朋友。


为了快速进入这个领域,重拾激情花了两个月约所谓的圈内朋友喝茶。


感觉自己的人生翻篇,特兴奋;明白已四十来岁,需要加快步伐!


接着便是马不停蹄地参加一些创业大赛,很快就收到众多千奇百怪的创业项目。


准一线城市杭州的创业者太多了,需要投资的创业者一抓一大把,没几个月的时间,我的办公室摆着几百份创业计划书,邮箱中更是爆满!


这些计划书,犹如聊斋志异,可以说脑洞大开,也可以说神经质,不过也感觉自己脱轨世界好多年,原来所谓的互联网之都杭州用藏龙卧虎和鱼龙混杂形容都可以。


项目琳琅满目,如失恋平台、宠物平台、心理疾病平台、试用平台、积分平台、分享平台、乡村平台、短租平台、分期平台、导客平台、票据平台、物业平台、业主平台、智慧教育平台、生鲜配送平台、夺宝平台......竞品同行都会被告知有硅谷的,再不则有北京上海的谁谁有投资类似的,还有阿里腾迅也在孵化中的等等。


面对装订精美的项目计划书,我让下面的人帮我先筛选,阿里、浙大系的优先考虑,有创业经验的优先考虑,国外有成熟运作的优先考虑!


于是,一个个约见,逐个逐个的谈!


我深入了解他们的商业模式、团队、未来三年的计划、产品落地及推广计划、市场开拓、预期利润以及退出方案;当然,还静下心来听听他们的情怀。都说天使投资主要是看人,说实话看面相也成了我审核项目的一部分!


印象很深的一个家伙,我思考了很久,决定要投他200万,第二天给他打电话,他却说准备去上班了。我惊讶地掉下巴,说好的坚持呢,说好的创业精神呢?这着实让我懵逼了几天。还有个家伙,我问他为什么创业,他说跟女朋友分手了,现在只想用创业来解脱自己,然后有天可以让她去后悔。搞得要我加入复仇者联盟似的。还有个更奇葩的家伙,一次性给了我五个项目书,问我喜欢哪一个,我投哪个他就干哪个!硬是把我弄糊涂了,这到底是要我钱还是要创业?


然后就是互不相让地谈估值,砍价格,占股比例,后续融资计划,谈得貌似一伙!再最后,便是打款。


不过,在最终决定投他们之前,我都会通过各种方式和相关渠道做一些基础的尽调,如人品,信用,家庭背景,人员口碑,行业情况,以及个人的相关嗜好。话说,信任不是盲目而是建立在了解之上。


2015、16那两年,我估摸有接触了上千个项目,所投项目范围在100-300万之间,占股5-10%,涉及的行业不限制,以互联网、教育、医疗相关平台的项目为多,所投的团队负责人大多在25-30岁之间。投前估值以1000万到5000居多,再高便没介入。


我按照自己的节奏进行,通过半年的时间,我们凑的钱全被我投出去!用他们的话,高效!为此,我沾沾自喜。


话说,投前投后是两个世界!很多项目在投前看着是异常的美丽,投后我就有那么一丝心空空卷珠帘的等待之情。投后的半年左右,开始接到一个个噩耗。


有一个项目,我和另外一家天使轮公司各投资一百万。半年后。负责人通知我们,平台还没开发好,原因是需求有变动,开发费用比先前的预算增加一倍。而公司除了支付第三方的开发费用和员工工资已经没资金了,问我们能不能继续投。而得知北京有个同行同样的平台砸了三千万没起色,我们直接吓得否决和放弃。


还有一个项目,说实话我是没看明白的,路演的时候我没好意思说自己不懂,看几个知名的企业投了我也紧跟,生怕传说中的几十倍收益和我擦肩而过。一年半的样子,这个项目被告知不行了。主要原因是商业模式无法落地,盈利一直困难、外加团队内部矛盾太大,意见不合,公司无法正常运行,我们介入调剂也无疾而终。


某个所投公司,是女性创业者,感觉很有魄力,项目也不错。一年左右挂了。原因是女的创业太拼命,家里闹离婚,后来为了保婚姻,团队没人愿意接手,公司解散了。难怪有人说这个世上没几个董明珠。


………


话说不幸的公司各有各的故事,除了管理相关原因绝大部分天使轮之后烧光了钱,再次融资未实现,也有少数是融了第二笔第三笔,后面继续烧光,无法维持,最终倒闭。


几个同行再凑在一起聊天,由两年前的这些话题:最近看什么项目、有什么好项目、投的公司估值翻了几倍了、谁接盘了、第二轮多少资金进来、转让多少股份出去?转变为这些话题:上次投的公司倒闭了?团队出问题了?资金不够了?要不要再投?不敢再投了?那小子把公司的钱转出去了?平台根本没法赢利?烧钱太厉害了!好像看走眼了!创始人不接电话!公司搬到哪里都不知道了?已经注销了好几家!


由于先前的约定不介入公司管理,最多是不打扰式地看看。实在忍不住,会和一些创始人交流。有个家伙,整个团队都没了,我问啥情况,他说了一句魄力不亚于马云的话:我要换罗汉!听得我直点烟大气不敢出。还有个家伙一直花钱获客,天天往外送钱,我着急问他。他说了一句颇有哲理的话:先开车后调整,早期试错后期收获!原来有些错可以错得一往情深!更有一个家伙,直接和我说上市公司都要倒闭重新开始创业了,何况他们。------貌似说的没错啊?!


我挤着时间最大程度的辅助着,譬如一些人脉、管理经验、和相关部门必要的疏通。然而发现是徒劳的,成长之路上,我这个所谓的天使承担不了催化剂,它们终究一个个倒下,甚至等不及新的接盘侠出现。一句话,太脆弱了。


当中美贸易战、当金融去杠杆,当市场没钱,突然感觉来了一场干旱,这些苗子也一下全死了。似乎没吭声就没气了,哪怕让我看看奄奄一息的样子也好!它们集体缴械投降,因为再融资已成了梦!


我的项目库中显示投资了76个项目,已死的项目65个,还有11个在死的边缘,我甚至都可以排出一个“在投企业倒闭时间表”。


当然这么多项目,唯一一个是赢利的,不瞒你说是关于现金贷的项目。不过,这个项目因为要配合调查我还进了两次派出所,想想都觉得搞笑!


投后的日子里收到最多的信息是:陈总,有空么,需要你签字注销公司。


我花了两年多时间扎进这个行业,接触了几百个创业者,看了无数个项目书,如今最大的收获是忙着配合他们一起注销公司。注销,犹如刺破一个个充满希望的气球,让人感觉悲凉,还那么无声。----尽管当初是被吹起来的。


逢年过节,他们会给我发来节日问候。说不管怎么样,忘不了我这个天使。


我回着“呵呵、谢谢、加油”的表情,一边也关注着他们的动向:这些创业者们不再创业时,已无法安心上班,普遍适宜不了被管理、有领导。而试图再创业的,已无资金可提供,包括我这个曾经的天使。---起码,现在的市场是如此!


所投公司倒闭的原因很多很多,除了互联网风口变化太快以及初创型企业本身不太具备竞争力,还有其他诸如股东不合、团队不稳、产品长时间无法推向市场、平台延期上线、平台难推广,获客成本高、广告费用不够、收入无法支撑运营成本、被投诉责令关平台、被腾讯封杀、备案和牌照无结果......共同点:没钱,没钱,没钱!


在面对回报率近零的局面,我安慰自己就当接手了一个烂尾楼,就当股票配资输光,就当玩期货全军覆没,就当我的外贸货物被海盗劫走。


有人说,当金融的冬天来临,这玩意不会发芽的。


如今,我只想着,这样的日子快些离我远去。直到有一天,我可以说着:我不当天使好多年。


尾声:人们在天亮时发现,这片土地上没有了昔日的生机。那一定是昨天夜里,被抽干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