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这片市场成熟之时,金融的加速器作用,才能发挥得淋漓尽致。

过去一年,53亿多的风投资金涌入宠物行业。

资本看好,是因为宠物行业是一个“类母婴市场”,猫狗们的衣食住行,都可以成为炙手可热的消费场景。

数据显示,一年后,铲屎官们将撬动2500亿级的宠物市场。

有消费场景,就有消费金融切入的机会。

于是,行业中出现了一批宠物金融的玩家,他们对C端、B端甚至宠物保险,都摩拳擦掌。

金融玩家可以顺利切下这个2500亿的新生市场吗?

01 宠物金融觉醒

2015年中国消费金融崛起至今,玩家越来越多。

如今,几乎每个场景都涌入了大量的争食者,大家面临残酷竞争。

因此,开发新的消费场景、寻找新的风口,成了很多金融平台的突破口。

而眼下,就有人蠢蠢欲动,将准星瞄准了宠物行业。

他们兵分三路。

一条路,是C端分期产品。

比如,宠物的买卖分期、看病分期等。

另一条路是面向B端。

比如,给宠物门店、医院的建立和装修提供贷款等。

第三条路,则是宠物保险。

比如,给宠物上医保,宠物看病可以报销一部分医疗费等。

为何金融玩家试图进入宠物行业?

他们的答案基本一致:宠物行业已成为朝阳行业。

《2018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显示,2018年,中国城镇居民养宠用户达到7355万人。

“宠物经济”“它经济”,成为了消费时代的特征之一。

2018年,中国犬猫消费市场规模达到1708亿,比2017年增长27%。

白皮书预计,到2020年,宠物行业规模将达2500亿元。

又一个千亿级增量市场形成。

嗅觉敏锐的资本,也大举进入,去年一年,宠物行业发生了31起融资事件,累计有53亿多资金流入。

宠物经济为何强势崛起?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物质需求被不断满足,精神需求也开始越来越旺盛。

“宠物的陪伴,就是一种高级的精神需求。”《2018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主编田莉莉表示。

而宠物背后,有两个庞大的消费群体。

一个群体是老人。

中国社会正在逐步老龄化,而这群老人的孩子很多是独生子女,忙于生计,对老人疏于陪伴。

另一个群体是新生代年轻人。

他们大多独立,甚至很多都是不婚人士与丁克,缺乏安全感的他们,觉得“宠物比伴侣更靠谱”。

这个市场的潜力,不可小觑。

“在美国,68%的家庭拥有宠物,而中国整体养宠渗透率还不足10%。”田莉莉认为,这表示中国市场还有巨大潜力未挖掘。

有人对此寄予厚望:这是一个类母婴市场,衣食住行都暗藏商机。

金融的各路兵马,能撬动这个千亿市场吗?

02 C端骗贷

宠物的身价不低,很多名贵猫狗品种的售价都要数千甚至上万元。

比如,购买一只名贵的布偶猫需要1万元,可以用金融产品进行分期。

现在宠物看病的费用也很高。一家做过宠物分期的平台负责人何翊心调研过市场,发现宠物看病的客单价差不多要3000元。

这是因为,宠物不会说话,一般小病都不会去医院,一旦需要治疗,就是大病。

去年,何翊心尝试做宠物医疗分期。3个月后,他就决定退出。

“全是骗贷的,防不胜防。”3个月时间,他们平台亏了上百万。

何翊心发现,很多贷款用户直接从大街上捡一些猫猫狗狗,然后就来医院贷款,“我们没法核实这是不是他们自己的宠物。”

很多宠物医院也参与其中,和用户一起

何翊心还遭遇过一起案例:用户随便找一只宠物,医院直接给检查成疑难杂症,医药费3万。

贷款下来后,医院拿走1万,用户拿走2万,坐地分赃。

此外,宠物的医疗纠纷特别复杂。

目前,市场对于宠物的药品和医疗还没有明确的价格标准,“随意定价”。

因为宠物不会说话,治好还是没治好,也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因此,价格和医疗纠纷经常发生。

一旦陷入纠纷,用户就极可能不再还款。

“坏账率超过了40%。”何翊心称,活体市场水太深,风控是一个终极难题。

除了风控,这个行业的获客也非常之难。

不管是宠物交易,还是宠物医疗,消费场景都非常低频。

以宠物交易为例。“正常人一生的养宠次数并不多,一年内不会超过2次,而猫狗寿命大概是十几年。”某宠物门店负责人张斌表示。

给宠物看病同样如此。

“宠物生大病才会产生大额的开销,然而宠物生大病的几率较低,一年顶多一两次。”田莉莉表示。

除此之外,养宠人群往往是高收入人群,连自己都养不活的人,通常不会养宠物。但前者的分期需求并不旺盛。

据统计,养宠用户月收入普遍在6000到2万元之间,具有较强的消费能力。

“对一个低频场景而言,几千块钱,用户完全负担得起。”张斌称。

一个最理想的金融消费场景应该满足以下条件:刚需、单价高、高频,最好还没有信用卡这种替代性产品。

目前来说,宠物的C端场景,并不算理想。

C端碰壁,B端又如何?

03 B端遇阻

目前,全国有3到4万家宠物门店、上万家宠物医院。

开一家门店和医院,需要5到25万的资金,但是银行并不喜欢这样的小客户。

强烈的资金需求,催生了一批金融平台,它们试图给宠物门店和医院放贷。

金融平台最大的难点,依然是风控。

目前,很多宠物店和宠物医院都是“夫妻”店,只覆盖小区周边3公里的范围,每天的生意不多,都是手工记账。

因此,它们的数据匮乏,生命周期不长,店主的金融意识也低,这都让金融机构的风控难做。

除了风控之外,金融平台的生存空间,正在受到宠物品牌商的挤压。

目前,很多大型的宠物品牌商,比如E宠、爱宠,都已经切入医院和门店。

它们通常都在自己的门店产品上,直接叠加金融产品。

金融机构为了杀出一条血路,开始和宠物这条产业链的另一方结成联盟,那就是“经销商”。

目前,很多金融机构在给门店放款的同时,会绑定一些宠物经销商,直接给门店提供产品。

这样一来,相当于金融机构给经销商“拉客”。

为了回报金融机构,经销商会出让一部分利润。

“虽然很难,但是我们已经说服了几位经销商合作,这个月我们即将推出白条产品,利率在18%-24%之间。”小也科技创始人晓东表示。

他称,经销商还能在风控上,帮他们把关。

“经销商能约束B端,目前我们有200家客户,逾期率几乎为零。”晓东称。

当然,很多经销商也不愿意合作。

“我们的利润太低了,宠物用品平均纯利在8%-15%,药品、狗粮等的利润在20%-25%左右。”经销商韩宗表示,他们利润太低,不想再有人来分一杯羹。

因此,不少金融平台提出,必须打破宠物品牌商的垄断。

它们准备和经销商抱团,创建自己的宠物品牌。

04 保险覆没

在宠物领域,保险一直是一个刚需。

因为宠物不会说话,发生意外的可能性很高,铲屎官对宠物保险的需求很旺盛。

宠物医疗的客单价也很高,如果有宠物医保,将分担铲屎官很大一部分费用。

但是,活体市场水太深,让保险寸步难行。

目前尝试过宠物保险的玩家,都被骗保折磨得够呛。

保险从业者黄昱德称,宠物骗保方手段高明,有些用户给猫买了保险,然后抱过来一只长得很像的病猫骗保。

有人故意打伤宠物,甚至故意给宠物食用有害食物,来获取保额。

可钻的漏洞实在太多,让人防不胜防。

另外,宠物品种繁多,身体指标千差万别,上保险前,很难认定一只宠物是否健康。

这样一来,就很难确认宠物的保费和保额是多少。

在可变参数太多的领域玩保险,无疑是玩火,坑点无数。

为了对活体有更多的把控,一帮技术派提出了一些解决方案。

比如,对狗进行鼻纹识别,在宠物身上加上可追踪芯片,等等。

但这些技术都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

“我认为,这是因为宠物市场本身还不算健全。”田莉莉称,金融是一个加速器,但要发挥作用的前提,是这片市场足够稳健。

她预判,宠物行业要迎来爆发,还需要十年时间。

“养宠人群大幅度增加,且他们的宠物意识完全觉醒的时候,这片市场才算被完全开发了。”田莉莉称,美国人都将宠物视为家人,而中国人还只当宠物是动物。

目前来看,宠物市场的金融玩家都走得不太顺利。

他们只能在有限的条件下,荒野求生。

宠物市场的现状是:短期看不乐观,但长期看,也不悲观。

等这片市场成熟之时,金融的加速器作用,才能发挥得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