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令线下商业举步维艰,那些依赖传统模式的广告公司生存尤其艰难。


例如新潮和分众传媒此类传统电梯广告公司,无论是海报框架还是电视屏都需要人工更换广告画面,运营模式高度依赖线下运维人员,“小区不让进”成为疫情期间最大的难题,广告换刊受到阻碍,合同无法执行。


如此一来,线下广告行业几乎要被疫情摧垮了。但这次疫情是危也是机,从另一角度来看,加速推动了传统广告公司数字化改造,这是生死攸关的一步。


同时线上流量越来越贵,越来越多的公司也开始重视线下流量,头号玩家分众传媒的竞争者也不断涌现。阿里巴巴战略投资了分众传媒,百度、京东则紧跟着战略投资了新潮。此外,还不断有一些创业公司涌现。 


比如在疫情期间杀出重围的“喜屏科技”(原变衣科技),逆势融资,在5月19日宣布完成了近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由嘉实投资投资,这给遭受重创的线下广告业一支强心剂。


巨头和VC都在布局线下流量,推动线下广告数字化,这可能是中国广告市场的最后一场战役。

凭什么是喜屏科技


喜屏科技更名之前,已经完成了3轮融资。在新一轮融资宣布之际,同时完成了品牌升级。


因为更名之前品牌为变衣科技,最初只针对移动广告这个场景,有很大的局限性。团队认为未来的世界是屏幕的世界,无处不在的屏幕。从电视屏到pc屏再到手机屏,以及未来的物联网屏幕。屏幕的改变本质上是科技的改变,也更是流量的改变,以上每一个屏幕都造就了巨大的商业,电视的cctv,pc的百度,手机的今日头条,我们现在做的就是all in物联网屏幕。


喜屏科技摸索出了一块蓝海市场——用低成本的LED屏幕去覆盖广阔的下沉市场。


下沉市场人口占比超过7成,消费能力逐年提升。拼多多和趣头条的上市,蜜雪冰城们的迅速崛起,下沉市场蓬勃发展,消费潜力不断被挖掘,会有越来越多的品牌下沉,下沉市场也将走出越来越多的品牌,品牌下沉势必营销先行,喜屏是品牌下沉之战的排头兵。


这块广告市场几乎还是空白状态。每个城市都有很多本地化广告公司,但是零散不成规模、标准化程度低、定价不统一,大广告主规模化投放受阻。


喜屏科技为此设计了与众不同的商业模式——线下广告物联网化。喜屏科技开发了一个智能的广告投放系统,客户若想投放线下广告,可以精准选择投放区域,灵活设置投放时长,非常便捷。这种购买广告的方式与我们在淘宝购物差不多,并且可以在投放后实时监测广告投放状态,实现了线下广告电商化、智能化投放。


就像小米通过砍掉供应链中的冗余环节,实现了成本的降低,喜屏也通过技术和模式创新,实现了硬件、点位和维护运营成本都只有同行的1/10,开创性的设计了线下广告“1天1块钱”的高性价比产品,让中小企业也能投得起社区广告,彻底打破了巨头垄断的局面。


为什么选择社区场景?首先,社区是人类所有线下活动的集合点,疫情期间特别明显。每个社区都是不同的人群和消费能力,不管是基于方圆1公里的本地生意还是基于消费分级的差异化投放,广告主都可以灵活投放和精准投放。让广告费不浪费,投到客户想影响到的受众眼前,在等电梯时强制植入到业主眼前。其次,喜屏设置了一套物业, 广告主,业主,多方共赢的智能社区通知栏的新形式,物业公司特别需要这个产品,帮助其提高通知效率。


由于喜屏的每一块屏幕都是通过互联网连接,不需要人工去更换广告画面,在疫情期间凸显了很大的优势。当传统电梯广告公司的人员无法进小区时,喜屏的客户自己就可以在后台上传新广告画面,真正实现了“躺赢”。




这次疫情也体现了拥有一个强大的互联网技术平台是多么重要,在未来3-5年内,线下广告行业的数字化将是大势所趋。


喜屏的下一步:集结蚂蚁雄兵


逆势融资给了喜屏资金支持,喜屏的下一步即将大规模扶持代理商,团结地方广告公司的力量跑马圈地。


在创始人姜东伟看来,利用开放代理的方式,可实现最快的速度来构建覆盖全国的物联网广告平台,本地化的经营更能保证利润最大化。中国有300多个城市2000多个县级市,希望能覆盖中国每一个城市的角落,必须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加入喜屏,把物联网屏幕搭建的信息高速路覆盖到每一个城市。


很多地方型传统广告公司,因为模式过于老旧,在这次疫情中遭受了跟巨头一样的打击,因为缺乏巨头的规模,处境更艰难。但这些公司有一个很大优势——船小好转向,他们在数字化改造面前更加灵活。喜屏科技给这些公司提供了一种选择:在不花太多钱的前提下,换成电子屏实现物联网化。


地方性广告公司加盟喜屏科技后,有了喜屏的平台优势的加持,任何一家地方代理商接的广告都可以分发到全国。这意味着一家地方型的广告公司从此可以去接全国投放大客户的需求,不再局限于当地,而是可以做全国的生意,这在以前不可想象。


以河北衡水为例,以前衡水老白干想去投全国的广告,不会去找衡水的广告公司,因为他们没有全国广告资源,虽然地方广告公司本身跟衡水老白干的关系很好,但没有用。


加盟喜屏之后,衡水的广告公司可以通过喜屏的平台投放全国,这时新的生意就可以推动,进一步能够丰富客户体系。


对于喜屏来说,能够整合足够多的地方广告公司,实现一个线下广告平台覆盖全国,在这个经济寒冬,大家一起抱团取暖。蚂蚁雄兵将撬动大客户的广告预算,享受平台发展的红利。


对于广告主来说,喜屏通过物联网的形式,实现一个平台覆盖全国,线上监刊效果有保障,同时价格还很低廉,是非常好的选择。


代理商做的事情就是铺点位和卖广告,第一铺点位,喜屏可以全程解决,第二卖广告,喜屏在背后全程扶持本地化客户开发,并成立大客户销售部,销售全国广告资源,代理商坐享广告分成。去年,喜屏就在几个重点城市不断测试这套方案,如今终于打磨完毕,在新融资的推动下即将快速复制。


喜屏科技正在做的是一张“大网”,这张大网未来将有能力帮助品牌在一夜之间,传播到全国每一个角落。以前品牌要想覆盖全国,往往会去投CCTV,如今喜屏正在构建一张比CCTV大几十倍的整合传播网络,一旦搭建完成,将形成新的流量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