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电竞迎来高光时刻,涌入的玩家也越来越多。资本不但直接投资电竞战队,还在围绕整个电竞产业链上进行布局。

2018年11月3日,这是一个将永远载入中国电竞史册的日子,来自中国LPL赛区的IG战队历史性的获得了“英雄联盟S8赛季全球总决赛”冠军,这是属于中国战队的第一座S系列赛冠军奖杯。一时间,“IG夺冠了”在热搜榜上高居不下。

与IG一起上热搜的还有吃热狗的王思聪,表情包在各大社交媒体不断刷屏。虽然赛后,王思聪发微博自嘲:“你们别再发我吃热狗的照片了行吗?!”,但他并没有放过用自己表情包出周边的商机。短短几天里,印有表情包的手机壳、衣服纷纷上线,引发一阵抢购热潮。

“张张嘴都是商机”,这些周边都与一家公司有关——曾获得王思聪天使轮投资的伐木累,它在背后打造了这些爆款商品。

伐木累成立于2014年,是一家中国领先的电竞及泛娱乐明星经纪公司,业务涵盖国内外顶尖的电竞职业俱乐部、选手及泛娱乐主播的直播运营、商务经纪、宣发、版权售卖及电商运营等。很多电竞爱好者耳熟能详的职业电竞俱乐部,包括SKT,GRF,Team Liquid,Team WE,XQ,QG,FPX,OMG等等都与这家公司有着紧密的合作。

近日,新芽NewSeed(ID:pelink)独家获悉,伐木累已经完成C3轮融资,本轮将引入战略新资方,辰海资本继续跟投,融资金额暂未透露。据联合创始人及(兼)CFO谢帆表示,本轮融资资金将主要用于产品业务的市场宣传,以及经纪业务的现金储备,增强公司运营的灵活性。

伐木累联合创始人及(兼)CFO 谢帆

电竞经纪,离钱最近的一环

2018年中国的电竞市场异常火热:印尼雅加达亚运会中国电竞代表队接连获得王者荣耀、英雄联盟项目冠军,IG战队更是一举夺得S8总决赛冠军等等。

另根据伽马数据与完美世界教育研究院联合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电子竞技产业规模已经超过912亿元,电竞用户规模达到了4.28亿,电竞行业已经由“小热”变成“大热”。

但在谢帆看来,尽管外界认为中国已迎来电竞的“黄金时代”,其实真相是国内电竞行业仍处在一个初级阶段,远不够成熟。谢帆表示,目前整个中国电竞产业链由于专业度不够高,基本都处于亏损的状态,无论是电竞俱乐部还是产业链上下游。

“但在这其中有一个环节是例外的,就是电竞明星。所以围绕明星的电竞经纪业务,是离商业化变现最近的渠道,直白一点就是离钱最近。”谢帆话锋一转。

目前电竞俱乐部的收入来源主要分为三方面:一是直播收入,二是商业赞助,三是赛事奖金。伐木累所做的就是围绕俱乐部的直播、赞助展开,进行商业化开发和运营。

“电竞经纪里面的机会和空间很大,但困难也不小,俱乐部的商业化开发始终会跟他的赛训有利益冲突,为了成绩更好,俱乐部有时会放弃很多的商业化利益。”谢帆表示,“而我们希望能够找到商业化开发与俱乐部成绩之间的平衡点。”

据介绍,伐木累旗下分为两大业务板块,一方面是经纪业务,另一方面是产品端的业务。其中,经纪业务属于现金流业务,包含商务经纪、电商运营、直播运营、版权售卖、宣发、线下活动等业务模式。

“我们签约的主播不光是电竞选手、电竞赛事的主播,还包括一些头部泛娱乐主播,覆盖面更广。”据新芽了解到,伐木累目前已经签约180余名主播、10余支战队、10余位电竞明星选手,覆盖了英雄联盟中国、韩国和北美赛区,去年年收入超过2亿元。

而产品端的业务,伐木累则是打造了一个电竞社区,在去年将品牌升级为“Score”,致力于为电竞玩家提供专业、快速、全面的赛事服务,包含电竞资讯、赛事数据等功能。

电竞的春天来了

电竞相对壁垒很高,并不是一个能轻易进入的行业。谢帆进一步说道:“由于电竞行业‘唯成绩论’这一特点很鲜明,所以要跟一个俱乐部建立关系,让他们信任你,让队员和粉丝能接受你并不容易。”

伐木累团队电竞专业性很强,其创始人周豪具有多年的电竞从业经验,是国内最早的华人电子竞技社区Replays.net的创始人,也是Stars War国际电子竞技明星邀请赛组织者,同时也是国内顶级电子竞技俱乐部WE的创始人之一。他帮助伐木累快速打开市场,与电竞俱乐部建立合作联系。

而在伐木累背后的投资方中,不仅有专注于布局电竞及泛娱乐领域的投资机构——多家游戏直播平台,还有像王思聪这样具有公众影响力的个人股东,这一切都给伐木累带来了强力支持。

除此之外,伐木累在为俱乐部和选手进行商业化开发的过程中,显示出了极强的专业性。

例如电商运营这项业务,伐木累在论坛和玩家群中征集产品创意和设计内容,把玩家的想法用专业的产品团队执行展现,并为俱乐部提供从设计创意,打样,批量生产,拍摄,视觉服务和电商页面装修一体化服务,为俱乐部本身节省了很多精力,同时也能高产很有玩家基础的设计产品。

伐木累为电竞战队打造的部分周边商品

“美国有一支电竞战队将自己的电商业务交给了一个海外平台管理,这个平台又把业务外包给中国的工厂,在这个兜兜转转的过程中该平台拿走了其中35%的利润。”谢帆举例道,“当我告诉他们这都是中国哪里的工厂所生产的,并把我们给LPL战队生产的商品拿给他们看,这支战队的负责人表示很惊讶。”在与伐木累合作后,该战队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过程和成本,可以直接进入中国市场,总体上节省了35%。

据新芽数据库显示,在本轮融资之前,伐木累已获得了3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超过1亿人民币。“目前资本市场对于伐木累、对于电竞经纪还是比较看好的态度,在我们融资的同时还收到了许多并购要约,包括一些并购型基金和传统体育经纪公司。”

在谢帆看来,中国电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相对于NBA(美国男子职业篮球联赛)来说,尽管多个电竞游戏都已经建立了赛事联盟,但距离NBA的专业性与职业性还有很长的路摸索。“NBA球员的个人代言是与俱乐部所分开的,而目前电竞选手基本上还是与俱乐部捆绑在一起,这在一个赛事的初期是保护俱乐部的,但未来会有更多专业的第三方服务机构出现改变这一态势,俱乐部也可以把精力全部集中在赛训方面”

随着电竞商业化开发程度不断提高,电竞经纪市场将会在几年后呈现出井喷的状态,现役选手的商业价值也将会与俱乐部权益并行开发。“一个选手在现役时的价值远大于其退役后时,那才是真正回归了体育竞技行业的本质。”谢帆略微思索道。

结语

此前很长一段时间里,国内的电竞俱乐部都是靠着“富二代模式”维系和发展。如今,电竞迎来高光时刻,涌入的玩家也越来越多。资本不但直接投资电竞战队,还在围绕整个电竞产业链上进行布局。

虽然电竞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会遇到挑战,但仍存在巨大的上升空间。你听到年轻人的呼喊,那是他们的不被理解在逐渐被正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