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5-7日首届滕王阁创投峰会落地江西前湖迎宾馆,峰会主题为“预见独角兽、科创新崛起”,会期为三天。

2019年7月5-7日首届滕王阁创投峰会落地江西前湖迎宾馆,峰会主题为“预见独角兽、科创新崛起”,会期为三天,包括开幕式、主论坛、分论坛等环节,参会人员规模超约500人,国内知名企业家、学者、创投机构、上市公司、创业企业等齐聚江西。

资本推手:如何寻找科创企业中的独角兽?

以“科创企业与身后的资本推手”为主题的圆桌对话,由合力投资管理合伙人张敏主持,用友产业投资总经理王峰光大瑞华执行合伙人徐放、福佑卡车联合创始人叶逸飞、金沙江联合资本管理合伙人周奇五位嘉宾共同出席。

以下为讨论内容实录,经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整理:

张敏:非常荣幸能和各位朋友在这里见面,这次的大会主题我自己总结是两个词,第一个是科创企业,第二是独角兽。跟大家声明一下,因为独角兽经常用来代表一个优秀企业,成为独角兽不是核心的目标,但是我们总是用这个词来代表一种优秀企业的表现形式,因为独角兽一般是10亿美金,有些企业不一定到10亿美金但仍然是很优秀的企业。刚才那组主要是以创业者为主,我们这组更多是投资人,除了叶总之外,我看都是投资人,而且从天使A轮到B轮、C轮都有。第一个问题就是请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背景,是做什么的,然后说一下和江西的渊源,因为毕竟我们是在江西开这个会。

王峰:我是来自用友产业投资的王峰,主要是进行产业投资,投资方向是企业服务或者云服务,因为用友是国内最大的财务软件,也是企业云服务的企业。我们用友董事长是江西人,用友长期跟南昌市保持着非常高频率的交流和合作,用友在南昌拥有一个产业园区,同时用友也把很多软件相关的产业想在内地设立的基本都放在了江西,此次来,我希望以后在产业投资、资本运作助力江西的产业发展。

徐放:我是光大瑞华的合伙人,我们是一支PE资金,我们VC做得比较少。跟江西的渊源太深了,因为我就是江西人,在江西一直到大学毕业才离开,但非常遗憾的是这些年在江西并没有太多的投资,刚才我非常开心地看到晶科李仙德董事长,因为我投资了他,他们的晶科能源也给我们创造了相当不错的回报。

这些年回来江西挺多次,发现了一个特点,就是江西人在外都做得不错,我多少有些家乡情结,如果看见某个企业的创始人是江西人,无论如何,在我内心深处还是会有亲切感的,所以我在外地投了不少江西人创办的企业,而且基本上比较成功。我们基金主要投资方向是清洁能源和创新消费。谢谢大家!

叶逸飞:我是福佑卡车的创始人叶逸飞,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也是梅花天使一期项目,我们去年评为独角兽企业,和江西的渊源,我自己就是南昌人,我十中毕业以后出去创业,经常会回南昌。昨天我感受蛮大的,在游船上看到那么美丽的八一桥夜景,我觉得比黄埔江还漂亮,让我非常诧异,我虽然是南昌人,没有感受到南昌这么先进。

其实有很多优秀的江西人出外创业,因为过去一二十年新经济在江西没有机会,江西有大量优秀的人,未来一定有很多的机会,希望江西能够赶上这波浪潮。

周奇:我是金沙江联合资本的周奇,我们在2017年初的时候采用独立的品牌,我到南昌不应该用这个牌子,应该用另外一个牌子叫洪城资本,大家一听洪城资本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因为联合资本在南昌管理了两只基金,还管理了井冈资本,也是一听名字就知道怎么回事。我们正在发第四只基金,其实我们在南昌的投入非常多。金沙江投的第一个项目就在南昌,叫晶能光电,大家非常清楚,是2015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的获得者,我们秉承科创投资的理念长线投资,在江西这边也会做持续的投入,谢谢大家!

张敏:我们合力主要是天使投资。大家可以看一下这一排,安排得非常有意思,有天使、有产业投资、有PE、有A+B。我和江西渊源没有太多,很荣幸的是去年我们投的两个生物科技技术都成功地搬到了江西,刚才大家说得很对,就是二三线城市的机会出来了,因为很多项目从北京、上海逃离,不管从成本还是费用来说以及支持来说,二三线城市有巨大的活力。

下面的问题基本上创业者和投资者都可以回答,我们请各位嘉宾说说创投企业核心的成功标准是什么,然后创投企业要想成为独角兽或者创投企业成为优秀企业,我很不喜欢独角兽这个词,优秀创投企业应该具备什么,一个是基础的标准,第二是一些条件。

王峰:我非常赞成这位嘉宾的意见,首先我们从衡量三个方面的内部原因说起,内部首先是团队、制度和组织,如果说一个团队本身不是很平衡,纯粹的技术或者市场导向就是有欠缺的,如果不能适应变革的需要,制度本身可能会有看法。从外部来看,我们是看产品技术、看客户、看资本。我们投的主要是云服务,就是基于信息技术服务云计算、人工智能、大数据2 B的项目,以前是销售服务或产品,大家以后觉得是产品服务和销售,过程中我们会动态地调整对产品的认识。资本方面也是很重要的,如果说不能够顺应资本的发展、把握良好的时机,也会错失未来发展的潜能。我觉得一个企业的发展不容易,从0-1、1-10都是非常小的概率,走向发展的道路中,失败是大概率事件,成功是小概率事件。

徐放:这些年中国的投资环境发生很大的变化,我也有件最自豪的事,从2003到2013年没输过,但是2013年开始输了,输的过程中我们不断地寻找内部到底存在哪些问题,我们可以找出很多理由,产业周期的变化、整个宏观经济的变化、产业链价值转移的变化。但是其实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有两个特别重要的事,这两个事都是和人相关,第一我们作为投资人,希望能够在一个诚信的环境进行投资。坦率说,前段时间有朋友跟我开玩笑,说现在有些企业出来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因为原来的商业模式TO B、TO C大家都能理解,现在出来一个TO I,I是投资人,所有的数据、所有的商业模式首先考虑的是投资人买不买你,这就很麻烦了。因为在我们这个行业里面有不少投资人的确没有做过创业,大家可能更相信的是数据,可能更相信的是逻辑,在这个过程中数据失真了,逻辑也失常了。这其实是对整个创业环境以及对整个投资环境有必须大的破坏作用。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投资在整个金融产业链条里面是以诚信为基础的、是以信用为基础的,其实我们特别羡慕银行的朋友,你来我这儿贷款,要不给我担保也不给我抵押,我们没这个条件,该担保的也不给我们,该抵押的也不抵押给我们,更多是基于一种信用。其实我希望在整个环境中,尊重信用,信用是每个企业家的立身之本。大家千万不要透支它。

第二每个创业的企业家都是充满热情、充满激情的,但在这个过程中,千万要注意一点,没有人是孙悟空、从石头缝里蹦出来就会72变,每个企业都是在产业链中生存的,所以这个过程中每个企业家要很清楚自己在这个产业链里面扮演什么角色,产业链需要你做什么,你有没有把这些点做好。2013年以后有个比较时髦的话叫挂羊头卖狗肉,羊毛出在猪身上,你是羊就赚羊的利润,你是猪就赚猪的利润,因为经济走到现在,在每一个细分链条里面都有非常优秀的从业者,你不要指望你是一只羊最后赚到猪的钱,因为还有很漂亮的猪在那里。

第三点作为创业企业,超前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但是到底超前几步,我觉得是需要大家考虑的,过于超前就像刚才所说的,过于超前可能就不对,所以大家还是要回到现实的逻辑,我们江西提出了我们要做VR产业基地、我们要做LED产业基地,当时在光伏行业我们江西也是重镇,大家可以看到有些成功了,有些到现在效果不是很明显,原因在于你的整个产业链成熟度够不够,我希望创业者一定要非常清醒,不要半梦半醒之间,因为的确在强大的激情驱动下,有些创业者是理想和现实容易产生混淆,所以真正好的企业、真正好的产品、真正好的模式是我提供有人买的、有人愿意以合适的价格买,让整个企业处在一个相对良性的环境发展。谢谢!

叶逸飞:以我自身的成长体验,我说几点体会,第一肯定要在大的赛道才有大的机会。比如福佑卡车从事的物流行业,我们运输行业整个市场规模超过1.2万亿,这是一个大市场。第二就是团队的学习能力。我自己有很深的体会,我们团队每次融资捅破我们的天花板,我们自身的认知也是随着估值提升,每一轮融资都是对自己的一次突破。

第三就是团队的专注力,因为市场足够大,因为会有很多分散的机会,如何专注也是一个考验。

另外我们从事的是产业互联网的事业,在整个大的经济环境、整个GDP平稳增长,大家都在强调两个字,效果。我们如何用科技赋能到所从事的行业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福佑卡车获得认可就是我们把科技赋能到物流卡车的,只有提升效率,建立起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就会跟对手拉开距离,包括运作效率、资金效率、人员效率等等。解决这些问题以后,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企业。我个人在产业互联网未来要利用好ABCD四个技术,A就是AR,B是区块链,C是云计算,D是大数据。把这四个技术好好运用到自己熟悉的产业,降低成本,你就有机会成为独角兽。

周奇:这个问题同时问创投和创业,我两方面都想讲一讲。我们做投资者经常被邀请讲讲投资逻辑、经验分享、对行业怎么看,我其实特别不想讲投资逻辑,为什么呢?你去问一个考试考得比较好的学生,你的学习方法是怎样的,一百个好学生有一百个学习方法,而且学习方法一直在调整,是动态的过程,他说我这个方法好,能举出三次考试考一百分的记录给你,如果这个方法不好,也可以举出很多反例,所以分享投资逻辑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我自己作为投资人是需要反复思考,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

从创业者的角度来讲,怎么做好一家企业。每个行业都不一样,最根本的一点就是专一跟专注。其实跟刚刚说的投资逻辑这件事也有关,因为好多创业者问我们投资人投资逻辑的时候,其实是想看你喜欢什么样的项目,我说成什么样的项目,这个特别要不得,我觉得创业者就是我行我素,按照自己专业的特长专一地做下去,其实创业确实是非常漫长的一件事情,而且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我做了一个统计,截止2017年8月份为止,全国工商总局注册企业数量是2900多万家,其中民营企业2600多万家,其他的都是国有企业、外资企业,但是同期A股上市公司3300家,就是说2600万家民营企业IPO只有3300家,3300家里面还有国有企业,基本是万里挑一的成功概率。

另外还有一个数字,我到现在没统计出来,就是A股上市公司也就是今天讨论的科创企业,它从成立那天到IPO那天是多长时间。刚刚胡总讲,公司创立16年以后才上市,我大概统计一下,基本上A股里面不会少于10年,所以对于创业者来讲,你想好了,这个难度非常大,万里挑一,而且时间周期非常长,你做专业的事情,不要管投资人对你怎么看。

张敏:我也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徐总说不败金身,早期投资就是没有不败金身,投下去失败的概率是很大的,我们习惯了。还有一个问题,一说到科创企业,最大的问题是偏技术还是偏销售还是管理人才,这是很大的问题。人类的本性很少找到又有管理才能又有技术能力的,如果碰到这种人才,千万告诉我,我倾家荡产也要投它,因为投资者会偏一个方向,失败率很高也是因为创业者本身不均衡的能力造成的。由这个延续下去的问题,请各位从投资者也可以从创业者的角度分享一下。叶总虽然是创业者,但是估计自己也会投一些项目,我们每个人做投资做了很多年,或多或少自己管过公司、创过业。从投资人来说,我们投了科创企业以后,除了钱还能给他带来什么样的价值。从创业者角度也可以聊一下作为科创企业融资难吗?难在什么地方?如果抛开钱的情况,你想要什么样的投资人呢?

王峰:我也分两部分回答,第一部分很赞同,本身产业投资也是一个创业公司,虽然我们是网络控股的,但是我们会发现一个公司包括一个员工很难说通过培养的形式去改变他的成长路径,更多是合适的人做合适的事情。回到企业来讲也是如此。

接着回答第二个问题,用友是背靠用友网络企业云服务的平台,毕竟我们会给创业企业做什么事情,我借这个机会跟用友网络做个广告,它非常注重生态,用友有一个负责生态的BG,用友过去经历了31年的发展,到目前为止已经累计服务了472万个企业客户,有60家分公司,16000号员工,七八千的渠道商,过去在技术产品和渠道的积累具备了很好的服务创业项目和伙伴的基础。

作为用友主要的网络投资平台,我们以产业基金的形式或者股权基金的形式助力发展。我们在基金方面,是三类基金:第一是直投基金,主要针对主业需要增强、需要补充的。第二针对核心客户,大型的上市公司,面对它的信息化、数字化转型需要,自身由于缺乏技术、缺乏创新的基因,我们跟他进行合作,设立垂直的产业数字化基金。这在北京、上海、南京都有试点。第三类是服务生态伙伴。我刚才讲了,对于创业项目来讲,我们用友能做的实际上更多是基于非常好的生态公平竞争环境,我们不应该通过过多的投资行为让一些创业项目失去了生态自由成长的土壤,所以未来我们也希望有机会跟南昌、跟江西省共同合作,设立企业级服务或者云服务产业生态母基金,把我们的生态资源向整个社会企业及服务项目、向服务企业的VC、PE开放,更多的精力是把企业创新项目对接生态体系资源,我们能做的以后还是会努力去做,希望以后有机会在南昌在江西这边落地发展。谢谢!

叶逸飞:投资的过程每个机构风格不一样,作为我这么多年的感触是什么呢?投资就是在不断地寻找、战斗、举手投降的过程,你要熟悉这个产业链,然后你认为这个产业是有发展的,然后这个产业现在的价值转移环节到某一个环节,你在这个环节寻找合适的标的,也许你同时能够寻找到五个标的,但是我是PE不是VC不可能五个全投,可能会选择一到两个标的投资。投资的过程中叫做战斗,每个企业家有自己的逻辑和发展思路,而作为投资人,它也会有自己的逻辑以及思路,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其实是不断磨合的过程,我经常跟我同事说,做投资有一个最重要的事叫做预期管理。你做每笔投资都会对它有很好的预期,但是这个企业未来的发展一定不是以投资人的逻辑来发展,一定还是会以企业家的发展逻辑来发展,不要尝试着扭曲企业家的逻辑。

在这个过程中,大家是在不同的战斗,每个人的逻辑、发展人的计划不断磨合,第一种情况是磨合不了,作为投资人最大的权力就是我不投了。如果最后你决定投了,这时候其实你就是举手投降,你比我牛,所以我把钱给你,你看着办。投完了以后,我觉得首先核心的是不要过多地干涉企业的发展。这是特别重要的。我们这么多年也见过不少投资人越俎代庖,试图引导企业来发展,无一例外全部阵亡,所以投资人更多第一是选择,选择过程中进行预期管理,这件事对于每个创业者而言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每家基金、每个投资人的风格不一样,你也要选择合适你的机构陪同你一起发展,不敢说投资是一个结婚的过程,因为结婚是天长地久的最好不离婚的,但投资至少是一个长期同居,这个同居过程快不快乐很重要。所以对投资人的期待是什么呢?投资人可能在其他金融资源上能够帮助企业完善,因为任何一个企业的发展都是有经营和金融两个轮子共同转起来,这个企业才能比较健康地发展,在金融资源上投资人应该是能够帮助企业一些小忙。

第二投资人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就是防止过热。因为企业家身只缘身在此山中,容易产生过热的情绪,需要投资人拉一拉,有些投资人属于油门,我们这种类型的投资人更多的是起到变速箱不是刹车的作用,因为刹车太可怕。我们在成功的创业企业百里挑一,在现在的经营环境更多的是万里挑一,在这个过程中我想跟在座各位创业企业家说,这个过程中千万不要对投资人……投资人除了给你钱以外,除了给你附加一点点金融资源以外,千万不要对投资人抱以过大的期望。

第三在现在这个周期里面,大家可以看见无论是企业还是金融的资源都已经是快速向头部机构集中,创业其实有很多种方法,不一定是拉个旗我做老板,其实大家看在谷歌、腾讯、国内很多优秀企业有很多内部创业的机会,因为你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其实你获得资源的能力是有限的,我其实希望已经成规模的企业能够开放出一些机会给予内部创业,同时有非常强的创业动力的个人也能选择内部创业这条道路,同时在整个金融架构设计里面,即使作为机构,也可以直接支持的内部创业的这些个体或者这些单元。所以我还是希望在投资的过程中,方法多样性,但是一定是一个漫长的孤独的自我成长的过程。谢谢大家!

叶逸飞:其实我跟徐总是截然相反的类型,我们投项目的时候,我每天都在想怎么?投,因为我知道融不到钱是一定会死的,我们作为投资人一定要帮助他,所以我的角色定位自己是副驾,我不会坐司机的位置,不会抢方向盘,因为你没有在司机位置抢方向盘是会翻车的。这是投资人的定位。

第二创业者是孤独的,投资人往往是半夜接电话的人,有些话不能跟老婆孩子说,有些话不能跟同事说,有些话只能跟一个跟你有利益关系的人来说。其实从投资到最后的回报,我看过天使统计数据十个项目有五个是死的,三个不死不活,一个小成,一个大成,就是5311的比例。过程中一个项目的回报就覆盖了所有的成本,从天使角度,大家都会算一笔帐,找到一个合适的创业者帮助他,帮助他成长,他成功了,你也就成功了。

周奇:有一句话大家经常听到,就是资本推手,资本推手就是有个想法、有个赛道,几个投资人扎到一块,把一个推起来,其他的灭掉就成了独角兽,速度也很快,但是这个不适合于科创企业,就是往往互联网企业很多模式创新的观点是成立的,这个过程中资本在后面起到的作用非常大,是生与死之间的差别。但是科创企业往往不是这样的,好的科创企业经常是不缺钱的,我投了一家公司2012年认识的老板,一直不缺钱,买地造楼都是自己的资金,2012年我投了进去,早期的科创早期缺钱,后期不缺钱,科创企业不要指望投资人给你带来多少资源,我们碰到一个项目,跟我一块投,他说我把钱帮你搞定,结果投完就走了。我作为投资人我对自己有一个定位,我是投资合伙人,我投完希望跟你做合伙人,我们一块规划未来的战略,如果过程中发生问题,希望你能够真心实意地、真诚地跟我探讨,我们最害怕的是到下个月公司没钱或者已经两个月没发工资了,跑来说周总其实我已经两个月没发工资了,那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我把自己的定位叫做投资合伙人,这个角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其实并不是从签完约、投完钱的那一刻开始,而是这个过程之前就已经开始了,我有非常多项目投资之前已经开始对接所谓有价值的资源,最后用不用得上不知道,但是我们非常主动地希望帮助他,但是最后一句话还是说帮忙不添乱,这个忙帮了,最后能不能帮上忙,也不知道,由你自己判断,添乱的事情绝对不会做。

张敏:不知道在座的听众有没有很特殊的感受,我们都参加过很多次创投峰会,只要挂上创投峰会,应该算是中国最牛的投资人,创投峰会都有一个特点,时间永远是超的,我还没有参加过一次创投峰会是按时结束的,其实创投界还有几个麦霸没来,他们来了,估计到七点都不会结束。你发现投资人和创业者碰到一起,无穷的快乐和痛苦都出来了,因为都是背后有故事的人,都是经历过九死一生摸爬滚打出来的。最后只能一句话,不管作为投资人还是创业者,如果投资人给创业者一句建议的话,这句话你会给什么。

王峰:做有价值的事情,并且坚持下去。

徐放:方向明确、脚踏实地、坚韧不拔。

叶逸飞:我其实非常感谢梅花对福佑卡车的支持,是他当年打了第一枪,才有福佑卡车的今天。今天上午易省长说江西有打第一枪的历史,我觉得太对了,如果有一天福佑卡车上市的时候,一定会送梅花一把枪,到八一起义纪念馆买,最好定制,送给他感谢他当年打了第一枪,谢谢!

周奇:我讲一句比较时髦的,叫成功道路千万条,执着创业第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