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5-7日首届滕王阁创投峰会落地江西前湖迎宾馆,峰会主题为“预见独角兽、科创新崛起”,会期为三天。

2019年7月5-7日首届滕王阁创投峰会落地江西前湖迎宾馆,峰会主题为“预见独角兽、科创新崛起”,会期为三天,包括开幕式、主论坛、分论坛等环节,参会人员规模超约500人,国内知名企业家、学者、创投机构、上市公司、创业企业等齐聚江西。

如何捕捉下一只独角兽?

以“如何捕捉下一只独角兽?”为主题的圆桌对话,由智见创始人兼CEO、中国天使联合会华东分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郭炜作为对话主持,梅花创投的创始合伙人吴世春、集创资本合伙人丁康、圆亿投资董事罗茵茵、徽瑾创投合伙人马熙、春雨资本合伙人杨宏伟等六位嘉宾共同出席。

以下为讨论内容实录,经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整理:

郭炜:最后一个环节的分享,有一个重要的福利,和在座台下的观众做一个互动,下面的环节当中有很多嘉宾将会重点和在座各位分享,大家准备好你的问题。欢迎梅花创投的创始合伙人吴世春总。一人一句话介绍自己的机构和项目,先从丁总开始。

丁康:非常感谢老东家清科邀请我参加这次会,我是江西人,来自景德镇,集创是社交供应商公司的战略投资部,我们也是刚刚成立,做一些系统性投资,我以前也是在清科创投任职。

罗茵茵:大家好,我是来自广东的,我是一个企业家兼投资人。然后我们主要关注的领域是文化娱乐、教育还有企业服务等等。

马熙:大家好,微瑾投资位于上海,我们主要关注创新科技、文娱消费还有健康医疗这些中后期项目。

吴世春:只要是聪明的年轻人,什么都投。

杨宏伟:我是春雨资本的杨宏伟,我们以有技术含量的行业为主。

郭炜:以上几位嘉宾做了介绍,先从各位的提问开始,看到这个大标题,如何捕捉下一只独角兽,我们看到在场勇敢的创业者,已经有举手者。

问:各位大咖,大家好!我是一家与九江国有企业控改公司的股东,我们公司治理与饮食文旅,我们准备筹拍两部电影,鄱阳湖大战,另一个是动画片,我们筹划搞一个文旅小镇,但是我们这家公司目前财务报表各方面情况不算太理想,我想问一下在座各位,对这样一家企业有没有兴趣。谢谢

郭炜:这个问题是个挑战 ,先问吴总,属不属于聪明的年轻人。

吴世春:他的问题太宽泛了,简短几句话是没有投资人下结论能不能投的。

郭炜:我先说问题的问题,你干的听起来,你刚才释放问题的信息特别多,比如你是国企混改的机构。第二个你要拍电影,第三你要干文旅小镇,听起来不是一个模式,最后还亏损,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们罗总,您有投文化相关的。

罗茵茵:因为我家族企业是做房地产的,关键是你的核心资产,你这个文旅项目,报表不好看,你的核心资产值多少。第二你的动漫也好,你的电影也好,你的原创团队好不好,你的技术才是最大的护城河,所以原创加上团队的技术好不好,你一定要把自己核心的东西梳理好了,然后你才可以去谈下一步。

郭炜:满意吗?请给五星好评。

问:尊敬的吴总、各位投资大咖,我是江西省新能源。我们做的型号是1865传统的单一型号,主要特斯拉电芯是1865,我们原来是三元材料的,三元材料容易起火爆炸,我们这款不会爆炸,也不会起火,目前我们研发申请了发明专利。上次我们带预见独角兽第二次路演的时候,吴总当时也在场,对我们的研发产品给予了肯定,吴总推荐了我们的下游产业链就是小牛,今天跟小牛做了对接,把我们相应的产品已经送去测检,测检大概两个月时间。我们的领域主要用于滑板车、平衡车,包括目前用量最大的电动车市场,甚至未来市场是电动新能源汽车,因为我们17年建厂,产值是一个亿,去年翻倍,今年预计销售达到4个亿,如果4个亿突破不了,三个亿是没问题的。我的问题是作为吴总对我们企业看好的同时,下一步对独角兽的选拔有没有希望?谢谢!

吴世春:很有希望。

郭炜:看出来了没,投资人都是哲学家,看起来有答案,但是什么都没说。我提醒大家希望尽量不要做项目路演,做项目路演是非常困难的,这也是把投资人逼到墙角。我们以前做了一个节目,大家知道电梯法则,就是电梯里面大概30秒把自己说清楚,你可以在创业的过程当中或者以前跟投资人沟通的过程当中经历过哪些痛点或者想不明白的一件事,无论是带团队还是升级你的商业模式,提炼成你的问题,我们进行问题的探讨,今天的场上会更加有效。我展开一下,说实话世春选了那么多独角兽,是不是很短的时间判断谁长独角兽的面相。有这个可能性吗?

吴世春:是有一定概率的。

郭炜:或者换一个说法,聊三分钟、五分钟就打钱了,这种事你发生过吗?

吴世春:半个小时是有可能的。我们好几个最后成为独角兽的,只聊了半小时就打钱了。

郭炜:半小时主要从那方面打动你?

吴世春:第一对行业的认知,第二对自己的认知,他以前在管理的成熟度、包括能力的全面性上已经比较具备了,它的团队也比较好,我们认为这是会跑出来的形式。

郭炜:你就像老中医,看的病人比较多,所以诊断比较快。如果这些都符合你的认知,确实会比较快。问一下马总您是怎么筛选独角兽,有没有看走眼或者有没有错过独角兽。

马熙:我们首先先确定赛道,这个赛道比如说未来两三年会高速增长的行业,然后在赛道进一步选择细分领域。这个细分领域深入挖掘和分析哪些是头部企业、哪些是具有独角兽基因的公司。其实有几个方面,独角兽第一会有比较明显的爆发性,它的成长局限非常良好,而且它会捕捉风口,跟大的浪潮或者大的趋势快速地发展,比如说像小米,它智能手机这块发展起来,比如抖音、快手是跟着短视频发展起来,这些趋势是比较明显的。另外比如说BAT平台型的企业会孵化,比如京东、平安也好,你看中国独角兽前十名基本都是这个派系的,他们在孵化和战略投资这些企业的时候,完整自己的生态系统,所以你跟这些平台型企业,根据这些行业去投容易发现下一步的独角兽。这是我们的经验。

郭炜:其实吴总和马总知道投资人的脑回路,投资人是站在月球看地球,创业者是站在地球看地球,但是两者的不同呢?创业者永远是发现前面无限的机会,你看到的点觉得这个可以做大,然后自己有这个能力做这个事情,但是投资者是看到终局,你是不是跑到终局的那匹马,所以自己做行业的时候一定要看上下游,看看全局、看看终局,看看整个赛道上有哪些马在跑,自己的优势是什么。

问:我首先要谢谢旁边这位何总,是他给了我勇气。我来自微+大数据,我们的服务对象是金融机构和运营商,然后我们主要是做金融机构流量运营、帮助金融机构进行获客,我们提供的产品是线下和线上消费场景的打造,比如我们链接全球全国甚至全省的商务资源,或者线上线下网络视频资源和其他等等可以用于消费的资源。现在我们有个问题,我们服务了江西省,可能服务十几二十家的银行机构,如果我要实现省外扩张,现在对于我们来说比较难。

郭炜:是说获客还是说什么?

问:我们不是银行这端的获客,比如想把这个模式从江西复制到湖南或者湖北甚至其他的城市,我们前面有很多困难。因为我们的困难第一是怎么规模化,第二怎么产品化,希望得到老师的指点。

丁康:首先你这个领域不是我们重点关注的领域,你们讲的都是捕捉独角兽,我们自己就是独角兽,我们是在美国上市的公司。我们只关注我们关心的生态,相对而言这个问题我实在没法回答。

杨宏伟:我们的产品和服务是不是标准化的,我们的优势是资源导向的、客户导向还是产品导向,如果仅仅是资源导向,你扩张起来是有困难的。如果我们有核心的技术和标准化服务,可以向全国拓展。

郭炜:您自己觉得呢?

听众:我们想要标准化的服务,但是遇到很多困难。还有线下的商户类型的资源。

郭炜:所以刚才杨总给了你建议,尽量标准化,不然的话你进入到湖南的点,就是在湖南找到类似你这样的合伙人把它开拓起来。

听众:各位投资人好,我想问个问题,我把公司的情况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公司在创业之初选择了一个比较窄的行业,但是需要的技术还是比较高的含量,做金属切削刀具的设备,就是工厂使刀的设备。这种设备需要一定的技术含量,通过这么多年的努力,我发现市场容量不是很大,也就是说谈了两个概念,一个是技术含量,一个是赛道或者说市场总量,但是我想我们这种技术涉及到控制系统、应用软件、精密制造这块,作为投资人有没有可能考虑这种项目,就是说技术含量比较高,有可能在目前赛道上容量不是很大,但是因为科技发展很快,在其他行业或在其他工业环境下能够找到新的市场,我的问题是技术含量和市场总量更看重哪一点?

郭炜:你自己算过帐没有?

听众:我以前算过帐。

郭炜:你把全中国的模具算出来。

听众:我们在中国的量是400亿,我们发现陶瓷也需要精密模削,可能我们在其他市场上找到它的应用场景。

郭炜:哪位嘉宾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吗?吴总。

吴世春:投资人既关注你的规模、你的天花板,又关注你的护城河,没有说投资人二选一只关注其中一个选项的,一个企业既要很高的天花板又要有很好的护城河,就像你的技术能够立得住。我相信你选择这个赛道说有400多亿的规模,还是可以延伸到更多的领域。然后先把它做透做细比较好,很多创业者一开始就选择一个非常窄的领域去做,但是慢慢地会不断拓展它的边界,我觉得这是一个合理的路径选择。

郭炜:我举个例子,我在石家庄看了一个企业家,就做药瓶子上面的盖子,全世界平均每秒打一个盖子出三个,大部分的设备是国外做的,但是他们父子两人对设备进行改造,一秒下去可以冲24个。一下就做成全世界第一,它有几个亿的现金流,但是行业天花板就这么大,做瓶身子的都有上市公司,不是说你不会做成特别良性的企业,是不是延展出第二曲线,是应用到陶瓷上面,是看将来这个行业是不是有这个应用。他还做了钢构,这种事业并不一定是天使或者场上这些机构参与投资的,因为他们要投的还是比较快速能够增长的。你要理解融资是不同的。

听众:我问的问题就是,今天讲科技创新,在投资人眼里,科技创新跟快速回报是……

郭炜:我刚才讲的也是科技创新,德国设备一秒冲三个,它冲24个,他提高了效率,创造了更大的产值,这本身就是商业的价值。谢谢!

听众:台上各位大咖,我们公司主要是做智慧SARS平台的服务商,因为去年税改,所以对企业的用工成本增加了,它有一块对用工企业一个人工资五千,但实际缴税4800这样子,现在改革了,企业用工成本增加了,把可有可无的人去掉,作为兼职,我们做的就是扶持大学生的兼职,因为大学生时间特别充裕,有的上午上课、有的下午上课,剩下的时间有想法的做自己的事情,去兼职,更多学生是在寝室里玩、打篮球,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平台让学生跟商家、所有的公司有一个互动,把他们所需要的岗位奉献出来,把学生组建起来,我们扶持的是一手的人力资源。其实上个月我们公司做了一个新闻发布会,我们在南京做得非常成熟了,对于这块想了解一下以后这块的发展,因为我们目标是把学生资源包装成人才获取慢慢到培训。

郭炜:世春,这类项目我们看到过很多,把大学生的兼职时间匹配起来,做了人力资源的对接平台,有没有更大的发展,未来能不能延展到职场的培训,这个逻辑通不通。

吴世春:现在豌豆帮在全国是前两位的大学生兼职平台。这类需求量更大是在长三角、珠三角,如果你要做更大规模的话,应该瞄准一级市场去做。在整个市场上要取胜的话,至少要占珠三角或长三角一个机会,如果只是在南京做成区域性的公司的话,规模太小了。

郭炜:至少得在长三角拿下一两个城市,价值感才能出来。

听众:我们所有创始人都是江西的,希望借此机会回到家乡,把这个做大一点,因为今年年底希望完成十个城市的布局,而且在南京这个模式已经非常成熟了。我们跟豌豆帮有了解,我们是不一样的概念。

听众:非常感谢,很荣幸得到最后一个提问的机会,我们来自国投创合,我们管着两只国家级基金,一个是180亿,是做直投,第二个是产业基金,截止到目前为止,已经投了差不多150多只基金,差不多有三四十个项目,基金这块,请教各位一个问题,我们150多只基金到了退出期或者切换期,而且在座各位很多来自做VC基金,我的问题就是对于基金来说,如何在垂直区内把所有的项目有效地退出,尤其是那些投资不好的项目怎么在约定期内退出。第二个问题是给各位观众说一下,我们在赣江新区有重点投资区域,在座在赣江新区的企业可以来找我们。

郭炜:我可以反问一下,您的基金是怎么有效退出的?

听众:我们是国投下面的母基金平台,主要以投基金为主。

吴世春:按照约定期能全部退完的很少,特别是现在早期基金和VC基金只有七年到八年的时间,很多项目远远没有得到并购的机会,所以LP约定做一些展期,前面的退出应该让LP至少拿回本,LP会比较安心。如果两三倍不等,后面因为都能接受,投得不好的项目,很多时候要么清算,要么找一些二次基金接这样的股份,二次基金慢慢热起来了,很多VC时间不够的话,会是一个非常有效跟LP退出的机会。

郭炜: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基金,基金的退出有巨大的障碍,我们的并购也不活跃,其实美国大量靠并购,不可能人人走IPO的道路,人民币不像美元基金有天使VC到后面生态的建立,还有长钱短投的问题。中国创投生态有重新的复盘,到底应该投什么样的企业。这是我们创业者和投资人和资本市场、和监管机构共同努力的,可能才会有比较好的退出生态。

时间关系不互动了,大家可以在直播平台上提出问题。最后回到问题上,请场上嘉宾共同用问题总结一下今天这个环节的讨论。如何捕捉下一只独角兽,或者你觉得下一个独角兽在哪里,从丁总开始。你们已经是独角兽了,你们做投资是让自己做得更大,还是复制一只独角兽。

丁康:其实我们关注企业成长的持续确定性。其实有一个核心问题,所有投资机构关心在一级市场上,不管你投了多便宜的价格,如果这个企业不能够成长,退出的可能性非常低。我投了一个乳制品公司,一千万的成本,它拿到下一轮融资的可能性变得非常低,我们希望得到退出的可能性变得非常小。这种情况下,一级市场普遍出现,你投这个公司没有持续成长的可能性或者持续成长可能性确定性比较低,你在任何一个阶段都可能出现退不出来的情况,而对一级市场来说退不出来意味着投的钱血本无归了。

郭炜:过去这一年如果你们有上商学院的课程、线上知识付费课程,最火的就是都在讲增长,怎么持续增长,走到某一个点天花板出现了。听听罗总的答案。

罗茵茵:我觉得捕捉独角兽最好就是在滕王阁创投峰会,一定要捕捉好的独角兽,就是第二届第三届第N届都来。

郭炜:给你点赞,给我们打广告,以后每届都请你来。

马熙:刚才提到独角兽特性和平台企业的关系,补充一下,回到本质上就是技术创新,然后你的技术有没有产品落地的场景,就是刚才提到的例子也一样。其实很重要的就是政策支持,比如高新园区,我们江西当地政策有多给力,有没有相应的高新园区,为什么北上广深独角兽那么多,就是因为国家级的高新园区让独角兽有爆发的土壤环境,这样的高新园区、当地政策的支持在江西是可以实现的,是很重要的后盾。

郭炜:马总给了不一样的答案,告诉我们把土壤建设好,才能有长出独角兽的可能性。

吴世春:当前中国成长就是小镇青年的野心、欲望和打破自己阶层的动力,现在划分来看,很多CEO来自小镇青年,有很多希望改变自己命运的小镇青年。

郭炜:主持全中国那么多创投高峰会,我一次都没有主持过山西的,江西已经很好了。

吴世春:像王新都是来自于所谓的小镇青年,我希望能够在江西发现更多的有欲望、有野心的年轻人,聪明,能够找到下一个趋势的机会。

郭炜:这是给在座所有点赞,我们一起来鼓掌。

杨宏伟:第一是看这个企业有没有持续成长性,这是最基本的。第二条就是要看企业主要团队有没有创新性、有没有理想,他有没有把理想付诸实践的能力。第三要成为独角兽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资本市场,以退为进,看哪些领域、哪些行业更容易在国内外资本市场上市。

郭炜:我觉得今天的会本质上不一定改变我们在座创业者企业什么,但是对于创业者和企业家自己的认知来讲,我希望有一个重大的改变,打开大家的思路和视野很重要。大家要明白,第一企业是需要融资的,但是企业不是时时刻刻需要融资的;第二并不只有股权融资,第三融资并不是只有台上这些类型,还有其他股权融资的方式,首先要明白自己做的赛道能跑多远多高多宽。第三这个赛道上跟我匹配的融资人有哪些,投资人和创业者本身也是一场婚姻,不要追求过高也不要追求过低,找到合适的那个最重要,所以希望大家通过一整天的活动得到这些认知就很宝贵,因为我觉得对创业者来说最大的成本是时间,最贵的也是时间。